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狹籠呼喚 03

.背景設定Noël是平行世界且相差十年的Revo,時間點為VS之前的事(約三年,即LH時期)

.因為某些緣故似非偶爾會穿越過來, 每隔幾年一次的騷擾讓Noël從「我在做夢嗎」變成「你們見鬼的為什麼總賴在我家」。基本上除了最初的Hiver,後來Elef和März都只把這件事當成某人鬧著玩交代的麻煩差事,覺得Noël不像某人(Elef:差個十年就真的差十年啊)

.Noël無意識下闖入骨董店,被逮住的情況下三位近身侍衛去救人

.故事後續(中間戰戲還在寫),先讓大家猜猜發生甚麼事


Hiver看見März倚在衣櫃作為支撐,想起他的...

SHK日和(?)

. 23日追加公演裡,Noël發現製作人偷偷寫了Interview with Noël因而大怒,揚言要砸碎墨鏡的梗。

. 不知為何是Märchen視點,而且有點腹黑(。


不要擋我,該死的走開!

Noël君,你不能在陛下的書房前大吵大鬧呀,來,請你吃塊糖果……

我就叫你走開,不要礙事混蛋!

難得安靜的晚上要被擾亂了。Märchen嘆一口氣,合上書本從舒適的椅子坐起身,盯著木門的視線看來滿目警戒。

怎麼了嗎,März君?跟陛下一起興致勃勃玩字謎的Hiver好奇地問,大概是沒聽到三道門以外的吵嚷。

回來了。他淡淡答道,心裡正在思索要抽出屍揮棒抑...

[SH]狹籠呼喚

.背景設定Noël是平行世界且相差十年的Revo,時間點為VS之前的事(約三年,即LH時期)

.因為某些緣故似非偶爾會穿越過來, 每隔幾年一次的騷擾讓Noël從「我在做夢嗎」變成「你們見鬼的為什麼總賴在我家」。基本上除了最初的Hiver,後來Elef和März都只把這件事當成某人鬧著玩交代的麻煩差事,覺得Noël不像某人(Elef:差個十年就真的差十年啊)

.Noël無意識下闖入骨董店,被逮住的情況下三位近身侍衛去救人

.來證明官方梗有多同人


骨董店的物品統統噤聲,她繞著椅子優雅踏步,朝垂頭沈睡的孩子溫柔低語。以蕾絲封穿的手撫過那頭銀...

官方最大手

今晚Nein encore曲是磔刑の聖女


唱到最後貓娘幫Elisabeth戴上婚紗頭紗


婚、紗、頭、紗


戴著頭紗去抱März


腦補März把頭紗揭開


每年今天就是月光白鳥結婚紀念日,不凖有異議!!


為什麼是今晚這場,如果沒有見鬼的展覽,今晚我還在日本呢QQQQ

[SH][月光白鳥]Vergissmeinnicht 02 (Forget-me-not)

.Nein的Märchen線,Elisabeth轉生設定,職業是病理學研究員。上篇後續。

.Stella登場,設定有點像姊妹淘

.Hiver是知道甚麼的吧

「然後妳就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醒過來了?」Stella嚷道,吊墜的金紅耳環叮鈴紛響,還真無趣哪。

「我回去實驗室檢查過,所有東西都完好無損。」Elisabeth攪拌著咖啡,午後陽光燦爛得讓她微瞇眼睛,「就像夢一樣。」

但實驗室還殘留那種氣味,她回想,摻融了露水和夜草的氣息,超越負載昏暈倒下時被包覆其中宛如軟絲柔絨的冰涼。

「光聽就心裡發毛!不過幸好是夢呀。說起來一天到晚困在那種封閉地方不胡思亂想才怪,妳看,妳的臉色多蒼白。...

[SH][月光白鳥]Vergissmeinnicht (Forget-me-not)

.Nein的Märchen線,Elisabeth轉生設定,職業是病理學研究員


那是一串未知轉手幾遍的金幣鏈,用清水浸洗卻依舊沾著森林和火灰的氣味。骨董店店主如煙似紗的聲音幽幽解說。那是一間舊時客棧的黑門牌,那個狐狸的標印曾經名極一時。那是由一位公主下令精心打造的鐵鞋,據說燒得通紅時異常美麗。那是從一口枯井崩落的石塊,可以看見上面被無數人抓牢過的指印痕跡。那是另一位公主持有的紡車,是被賢女詛咒的王國殘留的最後一架。那是伯爵的劍,聽說刺殺了他心愛之人亦刺穿他本人。

而最後這個(孩子),啊……。

就這樣說罷,它來自變為虛幻的過去,由一位堅貞不渝的女性所佩戴,不過因為歷史做出自己的選擇,這...

[SH][月光白鳥]Kuss(After 9th Nein)

.徹頭徹尾的月光白鳥(Märchen × Elisabeth)

.根據7th Märchen和9th Nein續寫在SHK的小情侶篇幅,稍微補回自己對於他們在9th裡--被陛下拆cp--的遺憾

.自我流解讀:黑貓否定的是Elisabeth對März的愛情和回憶。作為月光白鳥廚覺得如果Elisabeth記起März,大概不一定是箱裡的結局(跟1st的Luna異曲同工?

他在茶花滿開的庭院找到那個白裙身影,她正撐著陽傘為南瓜頭男孩擦拭額汗。Märchen在玻璃繪門前佇足凝望,感覺許久不見的對方有什麼不同了,那個彎身跟小孩說話的背影...

[SH][薔薇之詩]Teresa:宵闇に唄が 響くだけ

.時間點與Elisebath:今 でも(尚)忘れられない(憶いだせない) 同步
. 角色是苦戀Teresa的藍鬍子和Teresa

出席晚宴的某位夫人在空寂大廳佇足,依循昏黯燭光抬頭凝視細心掛放的畫像。為帝國立下眾多戰功的伯爵,為何偏偏在房子裡擺放魔女的不祥肖像呢?

那是我敬慕的女性,魔女全是無稽之談。伯爵從陰影步出,與夫人並肩仰望。

不過。夫人轉過頭來,與黑髮融覆難分的黑紗下傳來幽勸的聲線。她確實是以魔女之身在火刑台嚥下最後一口氣的。伯爵,您又何必緊抓一個早已墮落的幻影呢?

伯爵看向夫人,肖像的女性也是黑髮藍裙,亦擁有寄宿火焰的眼瞳。他覺得頭暈眩惑心痛欲裂,幾次張口終於抖出聲音。我不能...

[SH]偵探系列 片段08

.與片段07屬於同一案件,對峙部分
.作者減壓用

Halloween Night突然踢翻桌子,在刺響的空隙裡孤注一擲扯住無法動彈的小姐,拖行後退同時打開對準頭顱手槍的保險栓。

期待此刻甚久的他意外地冷靜。

目光掃過雙手發抖連槍也握不穩的Hiver Laurant,骨直望向隨時拋出短刀卻狠不下手的Märchen von Friedhof ,他露出回禮的鋒利笑容,沾汗的側臉橙髪摻著數絲墨黑。你要向自己的愛人投刀嗎。他輕聲地問,讓扳機不祥的挪移聲音清晰可聞。我覺得我的動作會比你的更快。他歪頭,對方眼瞳內的殺意越是溺溢他的笑意越是開懷。如果我真的扣下扳機,你會殺掉我吧,會享受整個把我折磨至死的過程吧...

[SH]Trial and error(CP與組合試筆)

CP:井闇

Idolfried緩緩拾起失手跌落的指揮棒,在Märchen痛苦幻覺的視線中,他的形態分裂成模糊兩個,一個愉快傲慢一個暴怒冷酷。

如果你不聽話,我便懲罰你。Idolfried輕柔地說,笑意和不悅的神情於眨眼間交錯重疊,伸出撫上臉龐的指尖彷似細觸亦如掐緊。而且只會比死更悽慘。不過。纏勒的鎖鏈慢慢鬆開褪為撫碰。如果你乖乖服從,我便對你溫柔些。

================================

組合:軍人組(?)Elef+Night

他坐在吧檯前默默喝酒,裝出百無聊賴而不願被打擾的模樣,匿於銀紫長髪的眼瞳則肆意觀察周遭。還沒到。他略為不耐想道,順便抓起一把花生往嘴裡塞。天...

2 / 6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