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米英]With Regret(黑桃)

.〈And Robin Shall Restore Amends〉設定的黑桃夫婦,第四次求婚,含本篇劇透

亞瑟.柯克蘭的答覆是不。

阿爾弗雷德的臉皺成一團,他還半跪在地毯上,似乎暫時不想起來。這是第四遍了,我已經超過馬修的失敗記錄。
這或許是你當年嘲笑公爵的報應。亞瑟居高臨下朝黑桃國王挑眉。當時的瑪格列特小姐也得考慮三次,何況你的問題關於黑桃國王后。
一般情況下女孩子已經答應了。
我不是一般女孩子,親愛的。
你比一般人特別,我知道。所以我得用例子說服你,比方說,根據歷史,上一對阿爾弗雷德國王和亞瑟王后過得非常幸福。
直至一個死於戰場,一個在異國墮河淹死,直到現在還未打撈他的遺體。你的歷史課錯過了好一...

[米英]Born to be a monarch (黑桃)

.沿用《And Robin Shall Restore Amends》、《come to light》 、《Drunk enough to say I love you》 的黑桃設定,生日紀念
.這次把原文裡沒法寫的繼承人設定寫出來,米英比較隱晦
.bBc文體嘗試

聖詹姆士宮今早發佈了一組國王陛下與瑪格麗特公主為主角的相片。

公開的其中三張照片裡,可以看見國王陛下牽著瑪格麗特公主在王宮古森林散步,國王陛下一身藍色風衣,瑪格麗特公主穿著紅色裙子和雨靴。第一張的國王陛下彎腰側頭,正在傾聽公主說話。第二張的公主仰頭望著國王陛下,露出笑容。在最後一張中,兩人一起撫摸兩隻白貓。

白貓可能讓這組相片...

[米英]The King and I(黑桃)

.安娜與國王的改編梗

.亞瑟原本是方塊國的人文教授,受邀到遠方荒蕪的黑桃國,教導王儲有關撲克大陸另一邊的文化,只是沒想到長途旅程後發現原來自己的學生是剛登位的國王

.帶點政治角力吧


恕我直言,陛下。亞瑟皺眉,溫文平靜的聲線像冰一般裂開冷紋。我做不到你的要求。

別這樣說,柯克蘭教授。擱在桃花心木書桌的雙腳晃了一下,國王從把玩掌中的水晶黑棋抬起頭來,慷慨地給他一個稍微超過禮儀的笑容。那封告知你黑桃國王子已經登基的信件,在你前來的旅途中意外丟失是很遺憾,但那不是任何人的錯。何況你已經安全到達,就這樣離開不是白費之前那趟艱辛旅程嗎。

教導王儲是一回事,擔任國王的導師卻是非常危險的事。他說...

[米英]dance in his palm(魔王米→黑桃英)

.國王米因病去世,王后為了處理國家的危機與魔王結下契約的故事


一位國王需要天使和惡魔同時為他做事。黑桃王后倏地停筆,阿爾弗雷德摻透笑意的朗然聲音毫無忌憚刺穿他的腦海,猶如那些總於灰寂時分乘虛而入的言語、氣味、記憶,還有鬼魂般難夢難醒的碰觸。他按揉著太陽穴,僵硬酸痛的手指扣上瑟瑟發抖的茶杯,書桌左邊的國王肖像朝他露出如常的藍眸微笑。

而椅子右邊驟然投下衣袍著地的陰影與碎響。

你會很高興得知。長著角的黑影低聲倚語。北部的旱災已經解決,農民很快便能迎接豐收。至於那幾個礙事的間諜嘛。他似乎聽見舌頭舔過嘴唇的動靜。我吃掉了。

黑桃王后重新提筆。我很高興你遵守我們的契約,魔王。

惡魔咧嘴蹲低...

[米英]Drunk enough to say I love you

。沿用《And Robin Shall Restore Amends》和《come to light》的黑桃設定
。從本家的醉酒梗啟發

整個黑桃國可是看著你的,國王陛下。其實亞瑟覺得自己非常叨絮,而且是對一個醉鬼沒用的叨叨絮絮,但幫阿爾弗雷德脫鞋時不順便訓話一番實在說不過去。你不應該喝那麼多,也不應該跟溫斯頓那個早上就喝威士忌的酒鬼拼酒,連我跟他相處四個月也曉得了,你怎麼會不懂呢?

鞋子被他略嫌使力的甩到地毯上,接著的黑桃藍背心必須輕力對待,黑桃王后叮囑自己,他可不需要明天洗衣官投來什麼別有意味的目光了(為什麼不盯罪魁禍首而是他呢?),鈕扣之後他開始鬆開領結。那隻手就在這時覆上。

我當然...

[米英]Witchcraft

黑桃米英←魔王米

你知道嗎。魔王溫柔拭去黑桃王后唇邊的藥液。黑桃國王著魔了一般派人四處逮住捕風捉影的魔女、無人關心的寡婦、或是不過是懂一點治病秘方的女人,威脅、刑求,最後把她們套上絞索吊死,只求得到你的一點兒消息,你看看,你去看看吧。苦楚味道在他體內隨血流動翻騰,皮膚抽搐骨骼扭挪,一滴不剩的酒杯跌落爛碎,魔王極輕的耳語穿透痛覺尖叫與肉身。你得親眼看見,親愛的王后,變成一副他認不出來的模樣,走到他面前好好張開雙眼,你為他的國家帶來怎樣的災難。

花想。20140817

[米英]come to light(黑桃)

*生日special,黑桃合本《Once Upon a Time》花想篇幅後續,tag床單


他醒來時銅鈴鬧鐘一聲不響,白窗簾滲染快將黎明的釉藍薄光,還早得很,亞瑟翻過身重回夢鄉,一隻手輕輕拂開他眼瞼前的頭髪。

哈囉,甜心。阿爾弗雷德側著裸身凝視他,目光聲音像窗外晨暮前的奧藍一般朦朧柔和。

亞瑟眨了眼,被褥貼附肌膚挪遊起紋。噢天啊,他喃喃說,昨晚我跟國王上床了。

阿爾弗雷德淺笑,儘管光線微濛亞瑟卻能清楚看見黑桃國王年輕俊挺的臉,還有他的每一個細微表情。嗯,看來我們要發新聞稿了。國王伸手將亞瑟攬進懷裡,稍乾嘴唇滿足的,若觸若離的滑落頸項。

對國民宣佈我是你的情婦嗎。

嗯哼。阿爾弗雷...

[米英]The precious gift(黑桃)

已經黄昏了,他們完全束手無策。西海岸的人送贈的雷鳥依然佇留於樹上,高傲地俯視下面與它耗了一整天的僕人。偶爾它會揚起色彩班斕的翅膀,讓侍從急忙扶緊帽子往後逃跑。王耀大臣曾說過,這是主宰暴風雨的神鳥,飛行時能召喚雷電與雨水,拍動羽翼的聲音化為雷聲,眨眼一刻放出閃電。因此没人敢靠近啊,貼身侍者跟剛開完議會的黑桃國王低語,大家都怕觸碰神鳥會被電死。

阿爾弗雷德國王按了按隱隱作痛的額頭,這未免太難看了,那可是西海岸的部族所送的禮物呀。他邊說邊脱下外套,鬆開領帶,並走到雷鳥樹下。一片驚恐聲立刻把他包覆起來。總得有人讓雷鳥下來,他說道,雙手嘗試捉緊樹幹,尋找靴子的踏點,既然你們都不敢,就只好由黑桃國最勇敢的英...

[米英]仲夏夜之夢(黑桃)

他們是在一個露天舞會認識的。黑桃國王記得頭頂那漫空繁星,幽涼的草香滲入了薔薇與李花,火車在湖畔奔馳而過,平靜水面劃下彷如流星的碎光。他未來的皇后站在白樺樹下,月色融進他的肌膚和閃閃發亮的眼瞳。

國王不知自己是如何辦到的,但他成功說服亞瑟跟他回到黑桃國。與他一起。他的國家是一個樓房高架的玻璃之國,那裡沒有仙境般的翠綠草地和霧湖,無數科幻銀色的大廈伸向天空,也將人造的燈光帶到夜空。黑桃國王無法給予皇后太多,他只能答允愛人兩個承諾:皇后可以隨意喚他的本名,以及他將盡一切令皇后幸福。

國王知道皇后深深思考自己的故鄉。他唯一做到的就是在他們的寢室掛起各色各樣的燈:透出精緻圖紋的木雕、白棉繩織成的球形、藍綠色...

[米英]The myth of Persephone(黑桃)

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如果真的要解說,大概是由“She Moved Through the Fair”、“Scarborough Fair”以及古希臘的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神話混合而成。如果說一篇文必須有起承轉合,這篇大概完全沒有,只是很平淡的故事罷了,附加一些(含自行添加的)民間傳說、很多香草、很長的附註。
只是裡面有種氛圍,我捨不得扔掉,很希望可以寫下來。即使過程既痛苦又開心,還差點放棄(這真是我的壞習慣)。在此我得感謝紅祐的激勵、鳴的試閱心得、summer姊姊的鼓勵,以及我親愛的Mr. Hemsley,母校的英國文學老師和Year 11的班主任,從構思開始一直想到他,大概...

1 / 2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