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米英]With Regret(黑桃)

.〈And Robin Shall Restore Amends〉設定的黑桃夫婦,第四次求婚,含本篇劇透

亞瑟.柯克蘭的答覆是不。

阿爾弗雷德的臉皺成一團,他還半跪在地毯上,似乎暫時不想起來。這是第四遍了,我已經超過馬修的失敗記錄。
這或許是你當年嘲笑公爵的報應。亞瑟居高臨下朝黑桃國王挑眉。當時的瑪格列特小姐也得考慮三次,何況你的問題關於黑桃國王后。
一般情況下女孩子已經答應了。
我不是一般女孩子,親愛的。
你比一般人特別,我知道。所以我得用例子說服你,比方說,根據歷史,上一對阿爾弗雷德國王和亞瑟王后過得非常幸福。
直至一個死於戰場,一個在異國墮河淹死,直到現在還未打撈他的遺體。你的歷史課錯過了好一...

今年12個月全記錄達成!

四月墮入愛河(?)後就失控了…

[米英]Interview with A. 04

.靈感來自Adele的25專輯訪問


我們聽著他的新專輯,期間又點了一壺新茶。亞瑟握著青色的杯子,一邊解釋他在錄音期間灌了太多咖啡,現在連星巴克也不想看到。

我必須告訴我的男友把咖啡機藏起來。亞瑟說。至少我在家的時候不要出現,於是他只好上班途中去買。我們快吵架了,為了一部咖啡機。他開玩笑道。

所以話題當然來到他的男友。一位似乎賴以咖啡維持生命的美國攝影師。直到現在身份依然保密,這是亞瑟從一開始的堅持。

他有自己的工作,沒必要因為跟一位歌手交往而被貼上別人的標籤。

他對你作品裡描述的人和事有什麼想法?

他不深究我的靈感源自哪裡,但會聽我的歌,正如我也不特別去問他的作品,卻一樣會欣賞那些相片,雖然他會自...

[米英]Born to be a monarch (黑桃)

.沿用《And Robin Shall Restore Amends》、《come to light》 、《Drunk enough to say I love you》 的黑桃設定,生日紀念
.這次把原文裡沒法寫的繼承人設定寫出來,米英比較隱晦
.bBc文體嘗試

聖詹姆士宮今早發佈了一組國王陛下與瑪格麗特公主為主角的相片。

公開的其中三張照片裡,可以看見國王陛下牽著瑪格麗特公主在王宮古森林散步,國王陛下一身藍色風衣,瑪格麗特公主穿著紅色裙子和雨靴。第一張的國王陛下彎腰側頭,正在傾聽公主說話。第二張的公主仰頭望著國王陛下,露出笑容。在最後一張中,兩人一起撫摸兩隻白貓。

白貓可能讓這組相片...

[米英]Paddington

.電影Paddington的paro,米英是很閃的配角
.和亞伯特的雙人電影paro合本《Cinema Paradiso》試閱內容

「你好。」柯克蘭先生蹲低跟我道安。

「你好,先生。」我向他脫帽致意。

「為什麼你一隻小北極熊會待在這裡,你的家人呢?」

「我的阿姨在加拿大的北極熊退休之家,我來倫敦尋找一位探險家,他當年邀請過我的家人去他倫敦的家作客。所以我從加拿大最冷的地方坐船過來,希望他能給我一個家。」

瓊斯先生這時候走過來,銳利的眼神充滿敵意與懷疑,其實起初我有點怕他,要不是禮儀的關係,我就會用帽子擋住他投來的視線。不過到後面妳便會理解,瓊斯 先生其實跟柯克蘭先生一樣熱心助人,而且深愛他的孩子...

[米英]Meet Alfred Jones(電影paro)

.本子試閱稿

.Meet Joe Black的paro設定


  他們的手第三度碰上時亞瑟抬起視線,這次是鮮奶瓶,之前是黑椒罐和小茶匙。我很抱歉。年輕男人帶著不好意思的笑容,透明的陽光穿過那頭金髮閃閃生爍,亞瑟眨眨眼,這個人有一雙好看的藍眼睛。不會,他也彬彬有禮回應,比一個你先用的手勢。男人卻搖搖頭並開始大口啃著厚吐司,直到他把鮮奶瓶放回原位才伸手去拿。

  他倆目光在長窄吧台間交轉幾回,最後亞瑟合上正在閱讀的小說。他從踏進咖啡店便留意到對方,一個靠在電話朗聲撫哄聽筒另一邊的高大男孩總是特別注目。

  我以為你剛剛跟你的蜜糖通電話?他們聊到各自的生活,對方有趣似的咧嘴笑開。蜜糖是我的...

[米英]The King and I(黑桃)

.安娜與國王的改編梗

.亞瑟原本是方塊國的人文教授,受邀到遠方荒蕪的黑桃國,教導王儲有關撲克大陸另一邊的文化,只是沒想到長途旅程後發現原來自己的學生是剛登位的國王

.帶點政治角力吧


恕我直言,陛下。亞瑟皺眉,溫文平靜的聲線像冰一般裂開冷紋。我做不到你的要求。

別這樣說,柯克蘭教授。擱在桃花心木書桌的雙腳晃了一下,國王從把玩掌中的水晶黑棋抬起頭來,慷慨地給他一個稍微超過禮儀的笑容。那封告知你黑桃國王子已經登基的信件,在你前來的旅途中意外丟失是很遺憾,但那不是任何人的錯。何況你已經安全到達,就這樣離開不是白費之前那趟艱辛旅程嗎。

教導王儲是一回事,擔任國王的導師卻是非常危險的事。他說...

[米英]Bar Scene(Kingsman paro)

。電影Kingsman paro,被友人挑戰試寫

。就像預告所揭示的幅度,從兩人對談到關門打架

。因為劇情和原作,內文帶有罵人的難聽用語(平日完全不寫的)

。仍在試筆練習中,兩篇心境不同,所以可能也不同


阿爾打量對面好整以暇喝著吉尼斯的金髮男人,那套度身訂造的黑色西裝就跟他的坐姿和腔調一樣無懈可擊,這區沒人會穿成這個樣子來黑王子喝酒,五十年前也不會。

還有那把造作的雨傘是什麼鬼回事呢,今天可是大晴天耶。阿爾溫馴模樣底下有隻悶透的小惡魔急住欲動,他可以從這個闖入錯誤世界的裁縫身邊摸走,或換成TESCO五鎊一把的雨傘。純粹無害的惡作劇。哈。

自稱亞瑟的男人放下酒杯,彬彬有禮的溫和視線投了過來。你的父親...

[米英]dance in his palm(魔王米→黑桃英)

.國王米因病去世,王后為了處理國家的危機與魔王結下契約的故事


一位國王需要天使和惡魔同時為他做事。黑桃王后倏地停筆,阿爾弗雷德摻透笑意的朗然聲音毫無忌憚刺穿他的腦海,猶如那些總於灰寂時分乘虛而入的言語、氣味、記憶,還有鬼魂般難夢難醒的碰觸。他按揉著太陽穴,僵硬酸痛的手指扣上瑟瑟發抖的茶杯,書桌左邊的國王肖像朝他露出如常的藍眸微笑。

而椅子右邊驟然投下衣袍著地的陰影與碎響。

你會很高興得知。長著角的黑影低聲倚語。北部的旱災已經解決,農民很快便能迎接豐收。至於那幾個礙事的間諜嘛。他似乎聽見舌頭舔過嘴唇的動靜。我吃掉了。

黑桃王后重新提筆。我很高興你遵守我們的契約,魔王。

惡魔咧嘴蹲低...

[米英]Drunk enough to say I love you

。沿用《And Robin Shall Restore Amends》和《come to light》的黑桃設定
。從本家的醉酒梗啟發

整個黑桃國可是看著你的,國王陛下。其實亞瑟覺得自己非常叨絮,而且是對一個醉鬼沒用的叨叨絮絮,但幫阿爾弗雷德脫鞋時不順便訓話一番實在說不過去。你不應該喝那麼多,也不應該跟溫斯頓那個早上就喝威士忌的酒鬼拼酒,連我跟他相處四個月也曉得了,你怎麼會不懂呢?

鞋子被他略嫌使力的甩到地毯上,接著的黑桃藍背心必須輕力對待,黑桃王后叮囑自己,他可不需要明天洗衣官投來什麼別有意味的目光了(為什麼不盯罪魁禍首而是他呢?),鈕扣之後他開始鬆開領結。那隻手就在這時覆上。

我當然...

1 / 5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