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原創]紐約的魔法使05.骨董店

封閉二十多年的書房溢滿凝固似的卷籍塵味,還有一種若有若無的煙草氣息。日影看見藏在書架辭典後面的菸灰缸,不動聲色把隨手執起的書本填補遮蔽秘密的隙縫。空出擺放手提電腦的位置後便沒事可做了,他的視線在狹隘陌生的房間內僵硬遊移,佇立時與一切物品斷絕觸碰,彷彿錯身於毫不協搭的時空。

晴熙把書桌上的紙張疊好,隱埋其中的墨水筆滾到桃花心木邊緣,她按著筆,目光留在脆弱起皺的紙上。這是什麼語言?

他轉頭打算僅僅隨便瞄一眼。只是一些沒意義的音節。然而還是伸手接過仔細端詳。字是墨水寫的,但是那些圓形……

是魔法痕跡呀。古董店的老先生低頭注視那疊寫滿字符宛如圖騰的透黃紙張,臉上透露懷念的神色。那時候他用筆或手指碰著字母施法...

[原創]逆光 End.記事簿

.理論上應該是《紐約的魔法使》裡才透露的內容,但因為時間點屬於《逆光》就放過去了。



親愛的好心人:

如果你在恰巧拾到這本記事簿,請不必急著歸還,因為我大概已經不在人世。可以把這看作陌生人的一份贈禮,上面記錄的可不是無聊的牙醫預約,有些把戲可能令你感到半信半疑,儘管試試吧,說不定能讓你的生活變得更有趣。

或許你會想到我的家人,她的確有取回我物品的權利,而記事本上有我家的地址。可惜她離開紐約了。我在這邊世界認識的人不多,僅餘下一位隨從和一位開古董店的老師。他們的地址都寫在聯絡頁上。

但我還是請求你,不要將這本記事簿交給他們。

因為我必須進行一場欺騙,這本記事簿會礙事,這也是我將它拋棄的原因。親愛的好心人...

[原創]逆光 01.咖啡

.跟紐約的魔法使一脈相承的故事(算是吧),一樣在紐約,但角色不同

那你覺得你是誰?她攪拌著咖啡裡的糖塊,靈魂在眼簾上輕顫。

他沉默良久,窗外午陽已然挪移。我是一個外來者,不論在哪裡。在這個我長大的城市,我並没有實體或印記,高校同學會毫不遺憾地忘記我,就像地下鐵裡肩碰肩的乘客。

在我出生的家鄉,我是全然的異類,就像我說著與他們不同的語言。他對黑咖啡的煙氣吐露。我不屬於任何一處、任何一群人,但同時我也不自由,即使我是世界每個角落的陌生人,有些東西依然會追趕著我。我只存在於這刻,不斷逃跑。黑色眼眸苦澀地笑著。

20121109.花想

[原創]紐約的魔法使04.香草店

晴熙在中央公園附近發現了一間小巧的香草店。

她是被光線吸引過來的。天窗盈落的光比正午反射在銀框玻璃的陽光更清淨明亮,推開藍色門板會敲響一聲鈴鐺,乾爽木架擺放著各種香草、牛奶色與蜜糖色的蠟燭肥皂,花草的香氣恬靜溫柔,讓她想起兒時衣櫃裡的安心氣味。晴熙感覺到店主沒有魔力,那雙曉得花葉語言的巧手不可思議有如她所屬世界的花魔法使,並無聲無息引來隱居於這座鋼筋城市的魔法群族,包括尋覓蛋糕店材料的魔女琥珀,總是深居簡出的骨董店老先生,還有在店主棕髪間閃爍的金銀粉塵。

那應該是妖精。被她強行拖來的日影說,他只願意駐足在櫥窗前觀望。一定是被她吸引到來的,以紐約的標準來說真罕見。

那是什麼?晴熙興趣盎然問道,她拼命眨...

紐約的魔法使 03.寶麗來

他用電話裡的相機朝晴熙拍了一張相片,電音合成的快門咔嚓一響,鏡頭不帶感情的目光穿過她輕盈的身軀,記住了空氣和空椅。

電子用品照不出純粹的魔法使。魔法已變成上數百個世紀的陣舊餘音,而這個世代充斥與別不同的聲波,杉說,就像黑膠碟無法用隨身聽播放,煤氣燈不能以電點亮的錯調。

於是他拿起封塵的寶麗來,這一次,相紙從笨拙按鈕與吱啞沙響裡緩緩吐出,來自異世界的魔法使印在其中,金髮綠眼閃爍著舊時的濛幻色調,現世的家具景物反而黯淡成影。

花想.20140509

[原創]紐約的魔法使 02.光線

安靜下來,不然我不教妳那個魔法。他說,冷漠聲音落入彷如塵垢著地的沉靜。你應該學會靜靜坐著,把老是四處轉來轉去的注意力收起來。

你的語氣真像一位嚴格的導師。女孩咯咯地笑,還是乖乖盤起雙腳坐在被冬日烘暖的地板,她仰望僅僅比自己年長幾年的少年,從胸口到喉間升起一份溫熱的奇怪感覺,那無聲握伏於扶手椅的手指似乎正在指著自己,督看望穿自己哼著悅快曲調的心。

坐好了,教我那個魔法吧。

你有安靜下來了嗎?

嗯。

把昨天在藝術館看到的畫作和顏色都收攏到手心,集中精神了嗎?

嗯。

記住那些顏色,不要太緊,你的眉頭都皺起來了,要輕輕的,像是捧著一團沙那般。對,就是那樣,把你的光點塗上那些顏色,在心裡做。
欸?她睜開綠眼睛,輕柔呼出...

[原創]紐約的魔法使 01.故事

紐約的魔法使 01.故事


吸血鬼沉默半响。我没告訴過任何人,殿下也是。他輕聲補上。他從不想知道那些事。

那告訴我。女孩的祖母綠眼眸摻溢陽光,陳舊的記事本躺在蕾絲裙上,時空有如纏環交錯,他曾經無法想像長年侍從效忠的那個名字會如此輕柔落到一位陌生的女孩手中。每個故事都需要一位聆聽者。她純真地笑著。

這是一個漫長的故事。吸血鬼說。就像許多個在它之前的故事一樣。有一位我——我們將看著長大的主角,他頑强地反抗自己的命運,堅守自己的信念,嘗試扭轉一個無法挽救的血腥結局。他遇見他愛上的女孩,也像那些故事,最後贏得她的心和點頭。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時候世界彷彿並没任何難關,他完全無所畏懼。

然後。他垂低視線...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