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三日月中心]鋼心

.跟稚心同系列的後續
.天下一振場合,無cp感
.心性尚未完全沈靜,不好惹的天下五劍

身為北政所大人所持有的器物,難道不應該聽順主人的命令嗎。金黃目瞳高居睥睨,他身後的魑怪侍從紛紛發出低啞清晰的嗤笑。

想讓我跳舞的又不是北政所大人。三日月垂頭淺勾嘴角,拂袖輕輕挪動了盤上棋子。

關白大人的要求難道不比北政所大人的嗎,天下五劍能為天下人獻舞,是無上榮耀。天下一振昂著下巴,他當然聽聞過關白大人贈予妻子的此振逸聞,尤其是那個不殺之刃卻列居天下名刀的名號。三日月殿下稍前還在庭院跳過呢。

那只是老人家用於打發時間的偶爾興致,難登大雅之堂。三日月的聲線低沈數分,被背後的嘲言卑語掩去,他悠然整理起狩服的左...

[刀劍×APH]樹系列:杉(三日月與菊)

.給NK桑的爺爺點文,小爺爺和甜寫(對不起甜寫我盡力了…)
.刀劍×APH,爺爺與菊,但兩人沒有交談
.想寫這樣的題材許久,算是由刀擬側寫國擬,換個比喻就是亞瑟跟妖精先生親密的原因(不對
.以刀劍音樂劇結尾曲キミの詩作為靈感而寫的

策馬奔入青葱繁綠的森林深處,他才發現沿路樹景熟悉得令人懷念。

等等。拉住韁繩緩下馬步,三日月回頭朝困惑的同伴微笑。爺爺有個地方想去看看呢,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夜紺狩袖翩翩浪動,陽光穿過薄密葉蔭,藍衣與林影染成覆疊鋪開的薄青柳色。他仰頭迎著碎光屑影,新月瞳張望周圍,跟幼小時仰看的記憶帶有差異,然而他依稀認得百年古林的形態。

時間渦流沉落洗去古久名字,所以最初他毫無為意,...

[石青+數珠丸]おぼろ月 番外(平安陰陽師設定)

.平安陰陽師設定,三創前傳性質
.劇情需要,青江性轉,數珠丸弟弟設定
.尾段微爺婆注意
.故事進展:跟皇居的怨靈第一次交戰,數珠丸的念珠斷裂,青江受傷,石切丸曾幫青江治療
.已經不抱希望的鍛刀貢品

青江將念珠逐一穿入繩線,假裝專心手上而沒留意方才的話,稍等一會抬頭時式神仍然站在廊前,掛著宛如那身十二單衣美麗虛幻的微笑。青江小姐,石切丸大人求見。

這裡明明是他的房子呀。她又俯前撈起一把珠子,眼睛悄悄瞄向水盤,看來還可以。數珠丸垂著眼眸繼續工作,隨她幾乎攀過自己探見倒影的舉動,不久後便聽到珠子落回陶碗的清脆聲響。

我去看看他這次搞什麼鬼。回頭坐正的她一本正經跟弟弟說,他點頭。

青江起身伸了懶腰,噙著笑意眺望庭園中...

練習 01(三日月中心)

想寫霸氣的爺爺(吧


他坐在房間,空淨茶杯剩餘虛幻的一絲溫縷,輕輕掀抹那幕紗遮簾般的緲煙,露出沈煉千年的深冽神色。

只有獨處時三日月才揭開那副年輕皮囊的面具。平日將利劍收鞘,斂埋鋒芒與姿影,噙著柔和淺笑靜候把周遭嘲屑盡興砍戮的一天。

幾片紅葉落於水面,他想起一些零碎記憶,千年以前他們幾個初生的付喪神趴伏在三条大宅的走廊,睜著驚歎的眼睛仰望滿天蔚藍和飄片綺紅。當時的世界廣袤而窄小,僅僅包覆在庭院紙門間的追逐與笑聲,還有父親領著他逐一介紹兄弟時的慈愛叮囑。

現在已經回不去了。三日月淡淡想道,往後回憶不帶遺憾地梳理鋪開,一點一點染紅變冷。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與家族心離意散,甚至彼此血刃相向...

[微爺婆][三日月中心]月見

.月甦和日常系列,爺爺悶壞了出去散步結果打起來了

.因為爺爺換回正裝戰鬥,所以作者也很出力(。

Tag:只是單純想寫爺爺在水上舞劍的姿態、很微的爺婆、設定小狐丸比爺爺大、別問故事邏輯在哪


他拔足奔往公園湖畔,方才某個東西重重墜落水中的龐響足以令背脊冷寒,只是在那之後的絕寂更讓山姥切心驚膽顫。

彷藍如墨的湖面平靜無息。

但是明明有風。夜雲拂動散離露出蒼洌新月,他在追尋熟悉人影時怔住,月光似乎比平時更加明亮了。

淵深湖水染來滿片清澈幽藍,水暈與月色交錯間一道銀光俐落劃開空氣,浮現優盈佇足湖中心的身影。

黑色手套握住的彎劍與肩平穩並立,現世的簡便衣裝不知幾時變換成繁緻的鈷藍古衣,紺眸中的璃月遠...

[爺婆]日常

 .月甦的日常後續
Tag:爺爺想在現世拿著價值不知幾個零的天下五劍在街上走(。)

山姥切困惑地看著正在展示櫃前忙碌的男人,使用敬語比起誠心誠意更似無所適從的投射反應。呃,三日月殿?(叫我宗近,國廣。對方說)請問您在做什麼?

為博物館工作的保養員將兩把極為相似的刀交換,山姥切一時間沒法認出真物是被取出的抑或放進櫃內的那把。是我手上的那把喔。三日月笑說,握在手上依然是對待名刀來說太過漫不經心的隨性。即使本人說那就是他自己本身。

不必擔心,只有我能分辨自己的本體,其他人即使貼著玻璃盯著也看不出來。誤解了山姥切的懷疑眼神,由刀魂化成的俊美男人微笑撫過應該是自身真物的名刀,收入刀鞘時擦出鋒銳清脆的聲...

[爺婆]無防備

Tag:應該是甜向(各種意味上) 、膝枕、繼續和風苦手只好freedom了、墮化或間諜敗露前後對比、爺爺從一開始便知道會變成這樣


還真的睡著了呀。山姥切國廣無奈地看著恣意躺在自己膝上的男人。三日月宗近的吐息平穩幾近無息,輕闔眼瞼露出比平日優雅悠哉更為罕見的放鬆神情。山姥切不自覺地放輕呼吸,鬆開正坐繃緊的身體以免驚醒懷裡溫眠的人。

爍金色的日落暮光扎眼,猶疑良久的手終究伸出懸於半空,為絕美臉容遮下一道晚雲般的陰影。光線明明刺亮卻涼冷無暖,靜謐空氣摻沾櫻花草葉與夜露的氣味,偶爾綴入歸巢鳥啼和別處房廊的腳步聲。

也差不多該叫醒老人家了,不然會著涼。他想,翠綠眼眸卻...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