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交換

.大遲到得說是生日賀文也羞愧不已的點文,濔桑對不起!;w;
.題目是交換,世界觀沿用《青金石》,這次真的是西洋奇幻畫風
.是聽AmaLee的巨人Medley寫的,明明是甜文為什麼bgm那麼慘呢...
.狀態為筋疲力盡

山姥切從騎士劍的銀扣鏈和花銅懷錶挪開視線,店裡盈溢彷彿柔柔流動的金銀彩色,跟沙漠旅商市集的鮮豔異麗同樣炫目惑迷。他的手指摸索金幣上的雕紋,戴著精繪面具的店主悠哉地任他慢慢挑選,心思顯然飛往狂歡節第二晚的今夜。

他移轉不定的目光停住片刻,奢華貓眼石頸鍊下的木盒躺著優雅卷起的藍緞帶,是西邊國家祟愛至極的皇室藍,觸感猶如絲綢卻泛現水面倒影似的亮澤。他抿唇思考,視線不禁穿過古董燭台落到方才...

今年12個月全記錄達成!

四月墮入愛河(?)後就失控了…

青金石(CWT41 & 香港刀劍Only爺婆無料)

.港台場次無事完畢!所以回來發無料內容。

.是之前契約爺婆的隨筆延伸

.私心覺得青金石(寶石)很有爺婆兩人的感覺


青金石


刀尖劃過衣衫裂開一線,深暗裡閃爍的銀白飢不及待浸入深紅。黑影將劍翻起揮高,他的血沿著彎弧淌流而落,覆過刃上幽幽染亮的月紋,與握緊刀身同樣血流如注的修長手指融為一色。

契約結成。溫柔得猶如幻覺的聲音冷冷掠吻於他的耳廓,卻兇狂地於他心臟敲貫激盪。風暴似的邃藍魔力擴開散展,影子剝下封印束縛的黑殼,癱倒角落的男孩在疼痛昏濛裡吃力仰望,紺色衣袖於魔力源眼之中優美挪飛。細小掌心裡的懷錶紋飾灼燙燃燒,魅惑卻殘忍的笑聲和殺氣清確響徹。

他的家人曾經叮囑,困禁懷錶內的是遠超越這個...

[爺婆]靈魂償債

. 不知為何會涉及契約的西洋奇幻風(?


那刀尖劃過襯衫裂開一線,深暗裡閃爍的銀白飢不及待浸入深紅。影子將劍翻起揮高,山姥切的血沿著彎弧淌流而落,覆過刃上幽幽染亮的月紋,與握緊刀身同樣血流如注的修長手指融為一色。

契約結成。溫柔得猶如幻覺的聲音冷冷掠吻於他的耳廓,卻兇狂地於他心臟敲貫激盪。風暴似的邃藍魔力擴開散展,影子剝下封印束縛的黑殼,癱倒角落的山姥切在疼痛昏濛裡吃力仰望,紺色衣袖在魔力源眼之中優美挪飛,他細小掌心裡的懷錶紋飾灼燙燃燒,魅惑卻殘忍的笑聲和殺氣清確響徹。

他的家人曾經叮囑,困禁於懷錶內的是遠遠超越這個世界錄載的東西,正因為無法以任何言語定義其身,解開後也沒法束縛控制。他們僅能將...

[爺婆]かごめかごめ.試閱肆

.和星星的爺婆合本《かごめかごめ》的試閱部分之一
.請也到本子網頁順序閱讀星星部分的試閱(合共五部分)
.故事分本丸和現世線

年疊月積、兩世扭纏的忿恨不甘一下子衝破裂口,他的暴怒難以平息。

痛苦喘息,切肉入膚的指甲刮出血絲,他的心跳咧牙嘶吼。既然如此,怎麼可能讓你好過。他強壓冷靜以手指骨節撫平眉頭,將燒盛的怨恨僵凝凍結,耐心蘊埋守候隨時拔劍刺殺的時機。怎麼可能讓你像上一次那樣安然脫身。

× × ×

辦公室門再度打開時山姥切沒有理會,他的目光和思緒駐留於手上的打刀,手套滑過切先的傷痕凹紋,除此之外刀身都完好無缺,即使是堀川國廣最高傑作的仿冒品也足夠精美...

[爺婆]かごめかごめ.試閱弐

.和星星的爺婆合本《かごめかごめ》的試閱部分之一
.請也到本子網頁閱讀星星部分的試閱,記得順序(合共五部分)
.故事分本丸和現世篇
.本篇R15(吧

對方猛吻過來時順勢傾身纏上讓二人沈落疊蓆。翻起的羽織深袖滑過弦線,顫誘空氣若有若無地透漏與呼吸相仿的吐聲,就像方才失手的錯誤弦音,就像他倆親吻過後的聲音。

山姥切離開長吻偏頭望去,前人用於皇宮祭祀的和琴離他們有點太近。

要看著我呢,國廣。三日月的眼眸噙住盈溢而瀉的笑意,壓在淺蓆的雙手將他圈圍懷下。

先把琴收起吧。他偏開越漸燙熱的相視目光。

不需要。對方撒嬌似地磨蹭他的臉頰,衣物覆纏的聲音猶如戀人的溫馨耳語。

那麼關門。

國廣進來後已經鎖門了。溫柔聲線在耳窩吐出逼...

[微爺婆][三日月中心]月見

.月甦和日常系列,爺爺悶壞了出去散步結果打起來了

.因為爺爺換回正裝戰鬥,所以作者也很出力(。

Tag:只是單純想寫爺爺在水上舞劍的姿態、很微的爺婆、設定小狐丸比爺爺大、別問故事邏輯在哪


他拔足奔往公園湖畔,方才某個東西重重墜落水中的龐響足以令背脊冷寒,只是在那之後的絕寂更讓山姥切心驚膽顫。

彷藍如墨的湖面平靜無息。

但是明明有風。夜雲拂動散離露出蒼洌新月,他在追尋熟悉人影時怔住,月光似乎比平時更加明亮了。

淵深湖水染來滿片清澈幽藍,水暈與月色交錯間一道銀光俐落劃開空氣,浮現優盈佇足湖中心的身影。

黑色手套握住的彎劍與肩平穩並立,現世的簡便衣裝不知幾時變換成繁緻的鈷藍古衣,紺眸中的璃月遠...

[爺婆]日常

 .月甦的日常後續
Tag:爺爺想在現世拿著價值不知幾個零的天下五劍在街上走(。)

山姥切困惑地看著正在展示櫃前忙碌的男人,使用敬語比起誠心誠意更似無所適從的投射反應。呃,三日月殿?(叫我宗近,國廣。對方說)請問您在做什麼?

為博物館工作的保養員將兩把極為相似的刀交換,山姥切一時間沒法認出真物是被取出的抑或放進櫃內的那把。是我手上的那把喔。三日月笑說,握在手上依然是對待名刀來說太過漫不經心的隨性。即使本人說那就是他自己本身。

不必擔心,只有我能分辨自己的本體,其他人即使貼著玻璃盯著也看不出來。誤解了山姥切的懷疑眼神,由刀魂化成的俊美男人微笑撫過應該是自身真物的名刀,收入刀鞘時擦出鋒銳清脆的聲...

[爺婆]無防備

Tag:應該是甜向(各種意味上) 、膝枕、繼續和風苦手只好freedom了、墮化或間諜敗露前後對比、爺爺從一開始便知道會變成這樣


還真的睡著了呀。山姥切國廣無奈地看著恣意躺在自己膝上的男人。三日月宗近的吐息平穩幾近無息,輕闔眼瞼露出比平日優雅悠哉更為罕見的放鬆神情。山姥切不自覺地放輕呼吸,鬆開正坐繃緊的身體以免驚醒懷裡溫眠的人。

爍金色的日落暮光扎眼,猶疑良久的手終究伸出懸於半空,為絕美臉容遮下一道晚雲般的陰影。光線明明刺亮卻涼冷無暖,靜謐空氣摻沾櫻花草葉與夜露的氣味,偶爾綴入歸巢鳥啼和別處房廊的腳步聲。

也差不多該叫醒老人家了,不然會著涼。他想,翠綠眼眸卻...

[爺婆]月甦

Tag: 現代半架空(?)、大概就像動畫第一集的展開劇情、其實不確定這裡的爺爺是人還是刀、苦惱要優美一點還是日常一點、所以就是爺爺耍帥回、這是甚麼中二標題


山姥切國廣屏住呼吸,國家博物館的保養員正在從玻璃框櫃取下刻有月牙划紋的太刀,動作並不如山姥切國廣見過的保養員那般小心肅敬,但輕輕執握刀身的纖長手指莫名予人信任感,彷彿由他觸摸本來就是自然不過的事。

山姥切在大學研究刀劍歷史,早已聽聞為博物館工作的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專家。只是保養員的脾氣跟他的能力和博學一樣有名,因此山姥切未曾想到他會准許他們私下參觀,還讓自己親手碰觸只有書上讀過的古刀。

摸摸看吧。保養員將貴重至極的太刀...

1 / 2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