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小狐三日]殼

.重度OOC。設定爺爺是正在經歷反叛期
.分兩個視點,對石切丸的稱呼也有不同
.後續應該會寫成本子,趕上8月的話。三日月在小狐幫助下得到名與利,浮士德似的故事。

石切丸抓起身邊的劍,從朱梯躍下狂奔時拔刀出鞘,夕陽下的寒光瞬間染了一抹血紅,砍落一刻小狐丸恰巧躲開,煙縷化成的黑狐轉瞬跳出咬住彎刃。

身為禰宜的男人低誦咒術,狠力揮刀將他的黑狐刺穿粉碎。石切丸將銳刃般的視線轉向他,舉袖擋著匍伏在地的青年。

立刻離開這座神社,妖狐。

而他的目光離不開人類孩子,白色狩服在他身上看來適合無比,十足小狐丸一貫熟知的優雅模樣。

告訴我你的名字。他說,末音與嘴角帶著溫柔。

什麼鬼話。難以入耳的忿怒語調將疊合的戀人面容砸碎,還原回他費煞心思接近的人類孩子。真是粗魯又不得體,小狐丸搖頭,偏偏長得一模一樣。

你給我一個錯誤的名字,否則不會這樣。小狐丸耐心說道,看向沾在白狩衣上的血跡,不然那個人類孩子的身體應該早就在原地撕裂四散,他所施予的術法效力大減,所以必定是名字出了問題。三条家顯然早就做了準備,以防他出現並帶走這孩子,如此一來,孩子的身份也昭然若揭了。

他露出微笑,俊美面容蒙上狐狸的輪廓。

回想一下,就在你以為自己早已忘掉的孩童回憶裡頭。小狐丸凝視瞪眼回望的人類孩子,聲音像透出甜氣的狡猾渺煙,緩緩引出紺瞳底下的月亮。家人曾情不自禁朝你喚出的名字,那一聲彷彿把你與這副身軀完整地連結一起。從那一刻後,你才發覺自己真正的名字。你知道它在你的裡頭,它藏了起來,而你會找到它。

*

狐狸的話語彷如煙一般,從裡到外將他的軀體滲透徹底,惑誘他去碰遠久遺忘的封塵古門。

宗近君,快逃!他喃喃重覆,木板撞擊與衣服摩擦的聲響摻混喘息和揮砍的風聲。他記得,落下的血撒成針形,然後被咧嘴嘶吼的狐獸踩踏化燼。

黑衣的狐狸不為所動逐步走來,他無法挪動半分。一股力量壓制他跪在原地,另一股力量撕扯要自己在最恐怖發生前站起身。時至今日他仍不知道哪一種出自人類的自己。他的手在地上抓握,如果他像友成君身邊有刀……任何東西都好。每一下心跳流出更多的血和銳痛,白狩衣已經污紅一片。

黑衣的狐狸俯望著他。怒火在全身蔓延,他忿然瞪視。他曾猜測一個英俊神秘的陌生人闖入這個沈悶小鎮肯定別有意圖,卻沒想過對方是要把他的心臟挖掉。

想都別想。他咳出血絲,倔強地低聲咒罵,這絕不會是他的結局。該死。

體內的煙倏地勒緊,逼使他閉上眼睛。他在凌亂散碎的房間裡頭繞轉,渴望無視一切的逃出去,而某一道門隱隱微開。

不要回答他!三条宗近!回想起來,友成君在另一邊的吼喊簡直儼如訣別。

但他已經看見朦朧的晨間竹林。友成君蹲在孩童的自己面前,像是剛剛說了一句無從想起的說話。

三……

當時狐狸瞇起眼睛,神色讓他心底發寒。

三日月。他從喉間不由自主吐出那個名字。

接著他的御守斷開兩半。


花想.20170516

评论(1)
热度(9)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