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APH×SH]黃金、灰燼與琴聲 #2

.APH×SH,親分與Layla

溫柔的手撥開他溼透的額髪,隔著空氣的肌膚傳來清澄的溫熱,像漆黑裡倏然點亮一盞燈,像打開封瓶流瀉而出的聖膏油芬芳,安東利奧費力睜開眼睛,立刻認出那隻曾經緊握共舞的手。

躺在床上的他裂出一絲笑意,高燒燙沸的聲線薄啞難語,幾乎化為一縷煙息。妳回來了。

對方面無表情凝視他,指間動作卻柔軟細緻,沁涼的毛布輕輕擦過他的額角。是的,閣下。昏濛視線中的她穿著白色護士服,火焰般的長髮埋於長帽之下,宛如重生於春日裡的一株鈴蘭,但他仍能感應到她掩藏起來的東西,而且她依舊美麗。

他滿懷憐愛地喚叫她的暱稱。

不,閣下,我不是你的太陽,也不是你鍾愛的淑女。她搖搖頭,將經已染熱的布巾放回托盤,以圍裙包覆雙手遠離那冰涼的水盤。我是被您處死於宗教法庭的女孩。

但妳回來了。他以輕柔語氣說出猶如復仇審判的話語。從死亡回來,並找到了我,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安東利奧記得昔日炫目得刺眼的黃金時光,亦記得那些理所當然地目中無人的榮光歲月,這些日子他在睡夢與它們親密擁抱,幾乎不分不離。而夢中還有音樂、舞廳以及她。昏厥與劇痛交纏的當下,她踰越身份向他進諫與他交鋒,還有用火焰洗禮皇宮的回憶也顯得令人眷戀。

我不是他們的一份子,我永遠也不會是。他低聲嘗試解釋,既是辯說過去的亦是現在的,落日帝國的笑容爽朗俊美甚至善良無害,然而纏緊手臂的繃帶正緩緩滲出鮮紅。到最後,只有你跟我一起留下來。

她握著他的手,探身閉眼有如禱告,但安東利奧知道她早已背離上帝以至任何神祇,這並不阻礙他喜愛著她,目不轉睛直視那毀滅他黃金昔日的烈焰。

我是過去沒有燒盡的戰爭餘煙,一抹記錄無數人們受苦的餘音,現在再次於您面前迴響,並將再次燃燒。她的聲音彷彿嘆息。您總是這樣,做著跟以前一樣的事,或許從最初的那卷婚約就註定了您的未來,因此註定了我的命運。我們不會並肩而站,閣下,灑落的血和點燃的火種在哪裡,我便在哪裡,在您的對立面上。

花想.20180612

评论(1)
热度(4)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