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三日鶴]天地一渺

.極短,不清不楚的片段
.靈感來自The Cinematic Orchestra的"Arrival of the Birds"以及Celine Dion的"How Does A Moment Last Forever",還有William Blake的《Auguries of Innocence》

三日月帶著鶴丸的骨灰出發,遵從他的遺言坐上火車,前往遙遠山後的寂靜湖泊。

日光與影子在坐椅上歡快挪轉,木盒慢慢摻入暖溫,感覺就像他還在身邊,朗讀書本時朝自己露出別有意味的笑容。

細小的車站只有他下車,鏡湖比天空還要深藍,冰冷的空氣幾近炫目夢幻,三日月瞇起眼,紺色頸巾在身後飄盪。

我們到了,鶴。他柔聲說道,輕輕打開木盒。這是你希望的。


他把戀人的骨灰撒落湖水,燒得淨白的末粉猶如雪花在漪漣上閃閃發亮。就像鶴本人,三日月想。他可以聽見鶴丸迎風的爽朗笑聲,一切就似他們正在嬉戲,向湖邊的水鳥投食。

水鳥在他側旁聚集,優雅地張開翅膀,三日月不知道牠們來自哪裡,揚起白翼與飄散羽毛遮住視線又倏然漏露眼界,受到呼引他的鞋踩住浪緣,接著三日月想到水鳥的名字。是鶴鳥。

他看見鶴。他的戀人在湖上伸展雙手,白鶴拍翅圍繞著他,雪白長袖像羽翼鼓動而起,彷彿即將與他的同伴飛離遠去。鶴丸回頭望他,愉快笑容滲入他熟悉的淺淺溫柔。

鶴丸來到他身邊,三日月不認得那身白色衣服,但它非常適合鶴丸。他的鶴擁住他,親暱地交頸彼此貼近。他的手撫摸三日月的額髮,金穗從他指間梳過,他們的振袖在羽風裡交纏。

鶴丸國永仰起目瞳,蜜金眼眸盈滿笑意的光,他熟知這樣的神情,也確知自己臉上是一如以往的寵溺憐愛。來吧,三日月。鶴笑說。我們一起走吧。

好。他回答,就像每一次他都依著鶴的願望。鶴丸國永往後退一步,他的手牽著他的,他們的劍互相輕聲鳴響。然後三日月宗近踏上靜止的湖水。



花想.20170327

评论
热度(34)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