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メールが届きます

.對,就是"You've Got Mail"電影paro,情人節發想
.小書店店主山姥切跟想收購書店的連鎖書店集團總裁三日月槓上,卻不知道原來跟他在書評平台結識然後互通電郵成為網友的就是死對頭



我們去他們的店前貼海報,黑底紅字大寫黑心財團。清光半身挨著收銀處,熟練地塗上指甲油。安定建議還可以朝他們扔雞蛋。

不要浪費食物,太不風雅了。歌仙把開封的新書箱子一口氣抬到桌上(清光一邊抱怨一邊把他的指甲油套裝挪開),山姥切留了入口的展示桌給他佈置。

但難道我們要坐以待斃嗎?蜂須賀的聲音從矮書架後面傳來,他正在專心盤點。山姥切,那天三条集團還說了什麼?

山姥切放低眼鏡,閉上眼按住隱隱作痛的額頭。那天在咖啡店的會面不長,雙方對話也不多,正確來說,一輪寒暄以後真正談到重點的只有一句。坐在對面的紺髮男人直視著他,露出優雅又虛偽的微笑,比他身旁的秘書更早開口。如果白群書店還未打算把店賣給我們,那我們沒什麼好談。所以山姥切便起身離開了。

真是惡劣呀。清光說道,夾雜歌仙和蜂須賀的哼聲和不快低語。那種浮誇集團的老闆大概不怎麼看書吧,只是把書店當成賺錢工具,賣出的書都沒有愛。

一杯系鮮奶綠茶遞到他面前,吉行從貨倉(上面的員工休息室)變出五杯熱飲,他自己拿著某鳥類出版社經典封面系列的麥克杯,燦爛笑容儼如最佳的宣傳照。咱們國廣當面回絕三条集團太厲害啦,既然之後他們再也沒有消息了,咱們就別太擔心吧。

沒錯,敵人不動,我們也不動。如常開店吧。山姥切淡淡地說,捧著鮮奶綠茶把書店的營業門牌翻轉。


他告誡自己今天別檢查手機太多遍,前晚他才回覆了電郵,按照那個人的忙碌程度,大概需要四天後才會閒下來閱讀私人郵件。而他跟五阿彌切的電郵也確實需要時間消化,長長的內文盡是彼此最近讀過的書本,和對某些作家的看法等等。對方沉穩有禮的文字在窄小螢幕上流動,為他開拓了眼界。

他們維持五天一天的通訊規律,一快一慢的節奏在互聯網上來回拋投。暗裡小小的期待已經成為山姥切的習慣。

叮鈴。就說不要太期待了對方可是很忙——咦?他拿起手機呆住,郵箱裡確實躺著一封他還打算等待四天的未讀郵件。

這次真快啊,你的知音。清光靠近過來,反方向已經讀出寄件者的名字。看他的電郵,就覺得要他敲出這麼大串的文真辛苦他啊。

山姥切關掉手機螢幕,放進口袋。他很忙,你別多管閒事。

那個語氣簡直就是一個老頭子,怎麼可能會比我們還忙!搞不好其實他並不是忙碌,只是不會用電子用品吧。清光朝他做鬼臉。

語氣是像一位文學教授吧。山姥切想,他當然沒有(在清光面前)說出來,轉眼間已經專注於書店事務。

×××

小狐丸故意低頭裝作查看訊息,等大家都離開會議室後把門用力一關,轉過頭來皺起眉頭。整場會議您都沒在聽吧,兄長大人。

他的兄長兼老闆朝他懶洋洋一笑,就坐在為所有人帶來壓力的主席位。平板電腦拿在手上,剛才的會議裡三日月用兩根手指一直觸按不停,小狐丸便知道他完全沒聽進半句--三日月從不自己打字(秘書自然會把文件交給他過目),除非是工作以外的東西。

下屬應該自己把事辦好,老闆在會議上專心與否根本不重要。他的兄長悠然地說。

書店是因為老闆的喜好才開設的,我們也是因為老闆的喜好才拼命工作的,老闆不專注自己興趣而起的書店事業我們會很困擾。他把平板電腦拿過來,頁面果然是郵箱的回覆畫面。而您坐在那裡敲敲打打兩小時,卻只有兩行字嗎,兄長大人。

我覺得自己學得滿快呀。三日月說,他垂下眼眸溫柔笑著。水煮蛋已經習慣我的速度,還說不想打擾我的工作,哎呀,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小狐丸一點也不想在公司聽見那個太過好笑的網名,不對,他在任何地方都不想聽到那個名字,還有看見三日月臉上的表情。

我教您用語音打字吧,好讓您把時間使用在適當的地方,比如工作上。他無奈望向依然疏於職守的老闆。條件是您今天得把大家的報告都看完。

一聽見有更快的方法幫他寫(私人)電郵,三日月立刻毫無保留地答應下來,小狐丸提醒他這是在完成工作的前提下。

開會前已經看過了。三日月起身,大步跨過半間會議室,途中彷彿突然想起一件事,語調也換變成另一種。那麼,小書店的收購進度如何?



花想.20170218

评论(5)
热度(42)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