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週期

.對交往抱持玩玩態度的爺爺,最後是交往時期的爺婆
.跟鶴丸是兄弟一般的關係,真的,我發誓



那個男人溫文有禮地詢問鶴丸國永的床位編號,山姥切從成堆的病歷檔案抬起頭,他當然記得縫針時幾乎掀翻天花板的病人,白淨臉孔吐出的胡鬧話語卻讓護士們掩嘴偷笑,現在乖乖睡在他面前的十二號病房裡。那個人淺笑道謝,手上搭著西裝外套和雨傘,也是好看得引人注目的男人。

巡查完畢後山姥切發現那個人鑽進鶴丸國永的床,跟本應痛得咧牙的病人親密躺在一起。山姥切聳聳肩,現在趕人會吵醒其他病人,只要他們就這樣乖乖躺著便好。

他回到座位開始寫報告,兩人壓低聲線的對話繞於耳邊,讓運轉著噗脈動儀器的深夜變得柔和。

事情似乎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你又在躲哪位小姐,還是男孩子?

我特地來看鶴的,沒有別的原因。

哦。

鶴這個懷疑的語氣真讓我傷心。

鬼才信你。三日月,你可以安分一點嗎?我被伯父纏繞得心煩,要進醫院才有半晚安寧。

還以為鶴是因為打架才入院縫針呢。

你一個人的麻煩比十個醉漢更難對付!連石切丸也來跟我叨絮了,活像我才是胡搞男女關係的花花公子。這是毀謗呀,鶴可是很專情的。

只怕鶴的心意花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一期不會——無法那樣對待我。

衣服窸窣的聲音蓋過了一段話語。

……所以要變成像你那般誰都不愛嗎?

我愛著鶴呀。

三日月,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想跟一個長得比我好看的人交往,更何況我們認識太久了,分手的話兩邊家族會斷絕關係的。

我也比較喜歡鶴喚我哥哥。

三日月宗近,現在的你想都別想。

哈哈哈。總之,不要像今晚這樣子受傷。

如果真的發生了,需要縫針的不會是我。


那不會是他想認識的人,山姥切在喝第三杯咖啡時莫名想起那段對話(偷聽不是他的喜好,只是他們離他太近)。病房透著沈睡的靜謐,與清晨的朦藍摻成一起。一雙彎月在他眼前昇起,溫柔地溢流亮色。

麻煩你照顧他了。連笑容也彷彿盈著月光,幾乎令人恍神。護士們看見的話想必會昏頭轉向,他想。難怪。

他今天便可以出院了。山姥切翻找出鶴丸國永的檔案,平淡說完便繼續低頭工作。

那麼你呢?

啥?他不解地抬起頭。

你幾時下班呢?我們可以一起去喝咖啡。男人依舊笑得溫柔深邃,這次山姥切望見新月以外的東西,正在紺夜裡靜靜閃爍。

鶴丸國永的片言隻語在他腦海翻播,像紙飛機那般飛動遮蓋了一切風景。這個人誰都不會愛。他不應該上當的。

好啊。山姥切聽見自己回答,還有闔上檔案夾的喀啦聲響。


×××


你的目光總是飄向月曆。三日月攬住半跪床畔的懷裡愛人,近距欲吻的嘴唇呼出熱息。我就不能讓你集中精神嗎?

山姥切又瞄了床櫃上的月曆,回眸垂望的眼神冷靜淡漠,彷彿搭上肩膀抓出襯衫皺褶的手不是他的。我在倒數。

倒數你跟我分手的日子。他低頭接受親吻時說。

三日月的手指探進微敞的衣襟,猶如深入心臟仔細撫撩,瞇笑眼瞳有月光隱約滲溢。你怎能這樣說,明明我眼裡只有你,國廣。

因為你是一個夢。山姥切想,任由對方擺弄身體的同時凝視不放。他多麼喜歡那雙帶月的紺夜眼睛,總是情深專注的俯視著一人。但月亮會歷經運轉盈虧,鮮花亦會逐點凋零。他不過是意外踏進月亮的光暈,還收到了愛情的花朵。山姥切知道,當三日月厭倦以後便沒有月光或鮮花,他會轉身大步離開,走向下一位墮進月圈的人,就像他從上一人走向自己那樣,公平地分配每次的愛情。

因此這是一個美好而短暫的夢。他一邊告誡自己,一邊剝去衣服落入對方溫柔暖熱的懷抱。



花想.20161011

评论(2)
热度(43)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