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詛咒

.應大家要求,寫了一個不怎麼HE的祈求後續
.吸血鬼設定,在上篇和這篇中間,有一個爺爺對山姥切進行初擁的情節
.靈感爆發點,是聽說刀舞裡兩人對陣時爺爺用刀擋住山姥切的去路,逼年輕人陪老人家打一場,覺得很萌(所以這是那個的病變版)
.下星期可以看刀舞轉播了!假已請,衣服也準備好了(嗯?



我來殿後,快走。他用力於石牆上一躍,披風宛如刀刃劃開空氣,下頃落地凜然佇立,背對驚愕畏懼與隨之而來的忿怨。

別開玩笑!那可是──

你們留著只會大家都死,而且在十分鐘內。山姥切淡漠將清光的說話掐斷,將披風拉低遮去額髪。我至少能撐半小時。

他聽見清光吵嚷的聲音被蜂須賀帶離越來越遠,夾混著歌仙的叨絮叮囑和吉行激昂的一句「活著回來」,覺得這種告別場景熱鬧得可笑。活著應該不難,回去……才是難題。

山姥切放開封閉已久的五感,綠藍眸瞳透泛靜止的月色空白,如同他們追捕的血族模樣。刀鞘在手中顫動,張狂思念把彎刃切入對方膚肉的觸感。

他拔刀,直往看似無物的半空砍出。

兩劍相撞傳遞的震動懾鳴令他一怔,就像染塵拼圖終於覆合,斷落樂曲找到完結音符,深埋骨髓的悲傷一碰瞬即轉化憤怒。

他的身體記得賜予自己重生的主人。

他也記得讓自己孤獨鎖於封印棺材幾百年,對自己不聞不問的人。

二次揮刀刃向,被對方的輕盈力度擋住格開,月光拉出一彎熟如己軀的帶紋銀色,然後彷彿溫柔體貼地挪離。

恍神後僵緊全身的寒意瞬間將他溺淹。

不妙。山姥切跳遠想逃,那把盈瀉月光的劍再度橫揮阻止,他順隨起舞般地舉刀落刃,這次被兇暴翻壓掀轉,手中劍甩出弧線墮地。

他聽見對方由衷喜悅的笑聲,回過神來他已經被掐至牆上,那個人用以前沒有的絕對力量勒扣他頸。真的是你啊,國廣。我不是在作夢呀。

山姥切終究望向此生不想再見的人,吸血鬼貴族的懾人美貌依舊,宛若深情凝視的月瞳摻滿鮮紅,月亮照不到的側臉妖冶萬分。

三日月。他咬牙切齒吐出幾近遭致捏碎的氣音,恨意殺意在他無法使力的拳頭裡翻騰嘶動。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露出滲融溺愛疼惜欣喜的笑容,但山姥切知道他仍在收緊手中力度,被創造主掌控的身體脫力難以逃離,蹬踢掙扎的皮靴逐漸緩止。

我的孩子,你終於回到我的身邊了。他伸出手指撫摸山姥切喘息變弱化無的蒼白嘴角,最後把無法反抗的孩子抱入懷裡,就像以前他常做的那般,朱紅笑唇輕輕擦過金髮,語調摻血柔和。別再離開我喔。



花想.20160515

评论(2)
热度(24)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