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刀劍×APH]樹系列:杉(三日月與菊)

.給NK桑的爺爺點文,小爺爺和甜寫(對不起甜寫我盡力了…)
.刀劍×APH,爺爺與菊,但兩人沒有交談
.想寫這樣的題材許久,算是由刀擬側寫國擬,換個比喻就是亞瑟跟妖精先生親密的原因(不對
.以刀劍音樂劇結尾曲キミの詩作為靈感而寫的



策馬奔入青葱繁綠的森林深處,他才發現沿路樹景熟悉得令人懷念。

等等。拉住韁繩緩下馬步,三日月回頭朝困惑的同伴微笑。爺爺有個地方想去看看呢,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夜紺狩袖翩翩浪動,陽光穿過薄密葉蔭,藍衣與林影染成覆疊鋪開的薄青柳色。他仰頭迎著碎光屑影,新月瞳張望周圍,跟幼小時仰看的記憶帶有差異,然而他依稀認得百年古林的形態。

時間渦流沉落洗去古久名字,所以最初他毫無為意,但絕對不會錯。


三日月拍了拍馬,輕聲呢喃稍等一下,用刀鞘挑開矮垂的藤蔓枝梢,漫漫走入隱遺的密林。

高大杉樹一如當年孤然凜立,還留著那個可以躺下休息的盤根位置。

好久不見。三日月揚起淺笑,成年的手撫上樹幹,生氣勃然的涼意滲透籠手膚下,金穗流飾的光映落木幹枝葉,徊入盈光的眼眸變得溫柔。


那時候是因為什麼事跑到這裡呢?

已經忘記了,好像是隨父親大人出遊吧。

初生的小小付喪神偷瞄喝酒暢談的喧鬧人們,他相當在意那些嘻笑著往同一方向跑走的物靈,於是放下最愛的甜餅,悄悄溜開跟隨過去。

花草的纖巧神靈正接頭低語,還有他常見的器物小妖趴上苔石瞪大眼睛,三日月握住自己的刀,模仿他看過的武士昂首步入深林。

故作姿態卻在望見那人時煙消雲散。

杉樹下躺著沉睡的黑髮少年,白狩服姿容宛如平安京的尋常人類。

然而。三日月眨眨眼,一種無從瞭解源由卻確絕不已的感覺擊中他,如同刀刃劃下血痕一般清冽銳切,他急忙舉袖掩住驚呼,精緻小巧的臉頰暈開櫻紅。

真難得,是那位大人呀。他聽見身邊百物之靈的話聲交織,化成光一般繞轉爍動。真的跟傳聞一樣呢。氣息跟我們完全不同呀。嗚嘩我們真幸運,可以見到大人哪!

他是誰呢,三日月想要提問,卻又覺得自己已經知道。對了,他想知道對方的名字,想跟他說說話,甚至讓他摸摸自己的劍。

想再靠近一點卻害怕對方驚醒,只好待在一方靜靜凝視,過了許久目光依然難以挪離。三日月坐低伏於膝蓋,軀殼深底掠過一陣翻天覆地的強風,除了跟自己心魂相連的劍體和鍛造自己的父親大人,他未曾有過如此鮮明燃烈的感覺。

想要守護他,幾近執著的欲念。

不知何時三日月雙手抱緊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劍,宛若發誓的眼神堅定。


直到最後他也沒有跟那位大人說話呢。三日月觸碰以前無法摸到的杉枝,搖頭笑著輕嘆,這片土地孕育無數有形神靈,即使作為天下五劍,也只是其中渺小一個,想必那位大人整天都被各種神明物靈包圍吧。他親眼見過對方,已然足矣。

那時候自己還得到了極為珍貴的事物——抽出月紋之刃舉於眼前,額頭貼上堅冷鋼玉,他的心與劍的所向共鳴相繫——而當下以付喪神身姿顯現於世,執劍維護歷史命流的同時,亦以雙手守護往昔森林裡的誓願。


Omake:

另一個時空。


三日月從山上俯瞰細望,不遠處傳來熟悉顫動心弦的不祥雷鳴。

「敵軍在正前方。」旁側的青年提醒,繃緊身姿隨時準備佈陣。

「他們亦散落附近。」他瞇起月瞳,付喪神的敏銳五感像風延伸遠開。然後他看見了,某種宛如本能的直覺在他知曉前已經下了決定,「當前要務是保護山下的牛車。」而他認為這比打敗溯行軍更為重要。

「欸,這算是干涉歷史嗎?」

「我們還要做人類的護衛嗎?」

他們看到時便會明白了,說不定會吃一驚呢。

「相信爺爺的決定。」他笑,神色一凜拔刀出鞘。


花想.20160418

评论
热度(9)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