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祈求

.昨晚極速寫完的短篇
.沒頭沒尾的吸血鬼paro,爺爺黑
.第一篇爺婆的一周年紀念,希望他們繼續相愛下去~


他一直以為人類儘管可憐可悲,終究是渺小短暫得可愛的生命。想起來大概只有那孩子符合他的期待。

鐵器發出砍中棺木似的聲響,三日月耐心等待的姿態僅僅微挪一分 ,周遭村民立刻噤聲靜止,散開移路讓他通過。

連繫微弱而穩定地低啞發亮,他默然俯視沉入泥土的棺箱,絕對不會出錯。手在半空隨意橫揮,操控薄木打開暴露。

金髮孩子屈曲身體躺在裡頭,宛如昏睡一般蒼白褪色,猶如落毒一般惹人憐惜。

他躍進棺內,抱入懷裡的軀體摻著火將燒盡的涼意,但心臟依然緩緩跳動,因為與他生命相連。他輕柔撫摸血流亦變得冰冷的臉龐,低聲叫喚名字。

失去所有的羊群也能化為狼,稍有差異突出的小羊便會遭受排斥。他們卻不知道,從堡壘討來特殊穀物的金髮孩子不再是任由宰割的異人。

是……是他自願的。黑髮的村民鼓起勇氣解釋。

三日月抬頭,國廣依偎在大衣裡昏迷未醒,他必須盡快趕回堡壘尋找方法。然而是的,他知道小村落的荒旱災禍,國廣甘願來到堡壘求他時已經說過了,村民痛苦飢餓得走投無路是一個可憐確切的事實。

至於欺辱血族公爵的眷屬,罪不可恕又是另一個冷冽無情的事實罷了。

瞳中月光冰結凝血,三日月大步跨前,割落整片越漸濃重壓迫的絕恐驚默。這孩子找我是為了解救饑荒,但你們似乎不稀罕我的微薄相助。踏上黑色馬車前他溫柔說道。既然如此,我就詛咒這塊土地整整十年再也長不出東西吧。


花想.20160413

评论(6)
热度(31)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