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交換

.大遲到得說是生日賀文也羞愧不已的點文,濔桑對不起!;w;
.題目是交換,世界觀沿用《青金石》,這次真的是西洋奇幻畫風
.是聽AmaLee的巨人Medley寫的,明明是甜文為什麼bgm那麼慘呢...
.狀態為筋疲力盡

山姥切從騎士劍的銀扣鏈和花銅懷錶挪開視線,店裡盈溢彷彿柔柔流動的金銀彩色,跟沙漠旅商市集的鮮豔異麗同樣炫目惑迷。他的手指摸索金幣上的雕紋,戴著精繪面具的店主悠哉地任他慢慢挑選,心思顯然飛往狂歡節第二晚的今夜。

他移轉不定的目光停住片刻,奢華貓眼石頸鍊下的木盒躺著優雅卷起的藍緞帶,是西邊國家祟愛至極的皇室藍,觸感猶如絲綢卻泛現水面倒影似的亮澤。他抿唇思考,視線不禁穿過古董燭台落到方才的木桌,鑲上綠寶石的騎士劍扣鏈和形意鮮明的藍絲帶。他只可以選擇一個。

山姥切想了想一身東國古著的三日月,還是搖搖頭。

三日月心血來潮希望到西南方的水上之城看看。

山姥切整理馬裝時瞪了他一眼,同行的香料商人爽朗笑開,立刻熱情邀請他們到他水城的家作客。幾天前他的商隊遇上盜賊,由眼前沉默的少年和他神祕的東國朋友解救,兩人執劍擊退整隊流浪大盜的英勇身姿在心中烙明,他早就想要答謝他們。

但是。山姥切猶疑該如何拒絕。

我們的狂歡節快到了,大家會精心裝扮並戴上面具,不分你我享受盛宴和快樂。圓胖善良的商人繼續說道,三日月微垂著頭露出專注聆聽的神情。晚上的運河岸畔還會有舞會和煙火。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實在……

我的家有足夠的客房,不必擔心地方狹窄,你們必須來,這是我的要求。

就去看看吧,國廣。三日月大方接受的微笑投向他,陽光底下瞳中新月仍舊灼灼發亮。

所以到達水城後他便藉口三日月身體不適,婉轉謝絕宴會邀請。

你的外貌和衣著太顯眼了。山姥切板起臉孔解釋,啪地一聲把絲絨椅子搬到窗前,位於三樓的客房能夠望見銀色海洋和金色泛舟,他竭力按捺的目光留戀半刻,還是別過臉指示三日月乖乖坐下。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和麻煩。

國廣是在誇我好看嗎?

這不是讚美。

可以拜託主人家借我衣服呀。三日月伸手觸摸窗台上的小巧星座儀,他們常年在沙漠的交匯市場徘徊,見過不同國家的各種精緻貢品,這裡一切的風格單一卻更為有趣。盒子塗繪金髮與穿著垂地華衣的人們,工藝品以十字和嬰孩作為主題裝飾。他挽起紺袖放近刺繡靠墊仔細端詳,花紋跟東國的完全不同。

不要再麻煩人家。他拍掉對方還想去拉抽屜的手,惡魔的玩心宛如火焰危險至極,經不起絲毫撩撥。山姥切頓了頓,緊皺眉頭漸漸放緩,他順從似地垂下眼簾。我會帶東西回來給你,今晚也會在這裡陪你。

嗯啊。三日月聽得漫不經心,每當他不想答應自己就是這個思索出神的表情。

山姥切嘆氣,希望對方真的聽話不會隨便跑出去。

離開店後重新戴上面具,山姥切側著身子,讓一身華麗裙裝的女士和從僕穿過昏暮細巷,清脆歡愉的話聲像風掠過凍冰的耳窩,西邊特有的繞轉音調讓他隱約懷念,幾乎於舌尖捲動起舞。

於是他在面具下低聲複唸,記憶中的音節昏昏而醒,他整理香料商人堅持送他的新手套,將過去的孩童無聲掩闔在厚重斗蓬內。往事已矣,別再想不可能擁有的日子。山姥切用東國言語提醒自己,空無平淡的面具與他毫無表情的臉容融為貼合,他輕微觸碰自己的劍。還是回去吧,三日月正在等著。

先生,晚安。蒙上鳥形面具的橋邊男人朝他躬身行禮,摻溢入夜露氣的噪音虛幻靜謐。我的主人希望與你在舟上共享一夜。

低頭的山姥切快步越過他步上冽白石橋,刀鞘在斗蓬下閃轉一瞬。謝謝好意,但我拒絕。

今晚是難得極美的十三夜月,先生只打算待在屋內欣賞嗎。男人喃誦彷若獨角戲偶,他猛然一顫,終於聽到空氣裡琉璃敲碰似的音鳴,在水流碎光督見織於陰暗的掌控絲線。

山姥切微仰眺望,將滿紅月於海上攀昇,攀偎塔樓與教堂投下黑影。

那只掛起提燈的船舟就在不遠前方。

十三夜月?他嘲諷扯起唇角,迅速走向巷岸,湖綠目瞳像貓眼銳利發亮,每次落地皮靴便會冷冷硬響。西邊的語言並沒有這個詞彙。

指節匿入柄鞘之間的時候,船裡的人亦揭開布幕迎接,他沉默地握著對方的手踏上晃動船舟,包覆修長手指的黑手套輕柔摩擦他的。

山姥切立刻抽劍拔砍──

離岸船舟隨浪激烈搖曳又倏地靜止,泛起遠處廣場的歡鬧和琴音,幾乎錯覺銀鋼清脆擊撞是舞樂的一部分,墮於毯墊的面具發出緩鈍聲響,他漠然凝視自己熟知的優美月刃。

國廣的動作慢了喔。愉快得令人背脊發寒的笑意由面具吐出,刀身曖昧纏撫他的劍,山姥切俐落甩開收鞘。

我說過不准你離開房間。他再掃了對方一眼。還有你從哪裡找來這衣服?

三日月取下鑲了藍寶石的臉具,朦朧光影裡的精緻臉孔彷彿溫柔無害,但山姥切未曾鬆懈。他不習慣三日月穿著寬袖古衣之外的服裝,黑絨披風和貼身禮服反讓他潛深的危險暴露膚外。當三日月朝他靠近半頃,他瞬間退開一步。

於是三日月將他拉進懷裡,抱起轉身壓落絲毯擋住出口。他倆的劍交疊一旁。

借來的,而且是對方樂意奉上給我的。惡魔往他耳邊撩人喃語,有意無意吻在耳垂頸項。相信這樣的我應該夠格參加夜宴?

當然,瞄見妖紅月光的山姥切無奈地想,今晚是血月之夜。我希望沒人因此而死。

國廣依然不曉讀辨氛圍,實在掃興。不過說起來──骨節有力的手指挑開他的禮領和襯衫,來回撫碰微顫的喉結──國廣換了衣服卻不讓我看,這比禁足更讓我生氣。

舌吻不斷的淺笑秘魅難測,挪漫全身逐層卸衣的手突然探入背心暗袋,山姥切睜大眼睛,想要制止卻捉不住對方的手。

是送我的嗎?新月紺瞳噙著溺湧而至的愉悅,在海藍緞帶和驚惶無措的小主人之間遊移。

反正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山姥切認命似的側頭躺入枕墊,不知道任由吞宰的模樣勾動多少深重欲念,三日月舔過乾澀嘴唇。

是國廣送我的重要禮物,我一定會好好珍惜呢。如同對你一般珍重愛惜。他露出眨瞬閃逝的溫柔微笑,悄悄在山姥切掌心放落一個小玩意,小主人驚訝回頭望他,手指抖動合上摸索攀附物件形狀,劍與鏈,鑲刻綠寶石的銀劍扣鏈。希望我的對你亦是如此。

你看到了?山姥切靜靜問道,他們都在心底裡知道答案。

因為我們契約相連。三日月撥開他的暖金額髮,抹去湖藍眸瞳淌滴的淚,指尖沿著溫紅臉頰撫劃,最後是唇上的吻。

花想.20160329

评论
热度(30)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