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石青+數珠丸]おぼろ月 番外(平安陰陽師設定)

.平安陰陽師設定,三創前傳性質
.劇情需要,青江性轉,數珠丸弟弟設定
.尾段微爺婆注意
.故事進展:跟皇居的怨靈第一次交戰,數珠丸的念珠斷裂,青江受傷,石切丸曾幫青江治療
.已經不抱希望的鍛刀貢品



青江將念珠逐一穿入繩線,假裝專心手上而沒留意方才的話,稍等一會抬頭時式神仍然站在廊前,掛著宛如那身十二單衣美麗虛幻的微笑。青江小姐,石切丸大人求見。

這裡明明是他的房子呀。她又俯前撈起一把珠子,眼睛悄悄瞄向水盤,看來還可以。數珠丸垂著眼眸繼續工作,隨她幾乎攀過自己探見倒影的舉動,不久後便聽到珠子落回陶碗的清脆聲響。

我去看看他這次搞什麼鬼。回頭坐正的她一本正經跟弟弟說,他點頭。

青江起身伸了懶腰,噙著笑意眺望庭園中執刃相揮的兩人,剛剛三日月輕巧挑開童子切的橫砍並繞到他身後。看來快要分出勝負了,真想看最後勝出是誰呀。

一定是安綱大人。數珠丸肯定說道,她倆旁觀了他們交手一個下午,青江亦這樣認為。

那麼,一會兒贏的也必定是我呢。青江愉快哼音並走向廊間。

這可不一定。數珠丸想,指間最後一顆念珠滑進繩串。


青江小姐。石切丸向她頷首致意,就是這副彷如夏日松木的沉穩姿容,每次都令她想看看他束手無策的模樣,越是逗弄越想再見幾遍。

於是她挑眉,滿腦子鬼主意開始蠢蠢欲動。您造了女性式神?

因為青江小姐會住在這裡一段時間,由她們照顧妳會更適合。他又展露那個讓人安心的淺笑。

我不介意男性式神喔。發熱的舌頭比發熱的腦袋還快,這不是她想表達的意思,轉了轉眼睛,她決定將錯就錯。反正上次您就把我看光光了。

請不要說令人誤會的說話。他果然搖頭扶額了,只是沒有第一晚那般驚恐失措後退的反應。我完全沒有那個意思,當時只是想儘快為妳治療。

是是,我知道,三条家的石切丸大人是整個平安京難得一見的好男人呢。

青江小姐,也請別笑話我。

但這樣的你很可愛,她挽起白色袖子藏起微笑。恆次大概想不到自己也會學起貴族女子的舉止。那麼,石切丸大人這次拜訪的原因是?

我帶了這些給妳,作為之前衣服破損的補償。他探感氣息般的手指優雅地在半空劃了半圈,女性式神便無聲現身。請妳務必收下。

青江微仰起頭,式神把其中一個錦盒遞前的時候她數了盒子數目,打開一刻仍然幾乎難以鎮靜。是袿。

石切丸似乎對於她的靜默感到不自在,他不禁俯前身子。對不起,本來想替妳準備十二單衣,然而製作費時,只好選了袿服,希望妳不會介意。如果不喜歡顏色不妨直說。

他為她挑選了白青相疊的柳襲。她幾乎觸上那月光透明似的柔亮絲綢。

石切丸大人。她輕輕蓋上錦盒,微側著頭讓綠髮絲絲垂落半邊臉頰。您知道送衣服給女性的含義嗎?

欸?青江彷彿聽見他吐出這聲疑問,他顯然太過困惑沒有留意她無聲無息的靠近。我只想到青江小姐遠離家鄉,需要衣服罷了。

果然吶,她想。石切丸大人看來真的不知道呢,男人會送衣服給女性。她不知不覺撫上他的肩膀,青色狩衣在她掌心磨滑,而她便在他耳畔幽媚低語。就是為了脫下它呀。

碰。

一如她所料,他立刻往後退挪,直到狠狠撞上門框,瞪大眼睛滿臉難以置信,儼如那一夜的反應。

我、我我並無這個意思,絲毫也沒有,青江小姐……!

嘻嘻,我知道喔,她露出看來別有意味的笑容,起身俯視對方的驚慌樣子讓她莫名高興。放心,我也沒有那個意思——暫、時、來、說。

石切丸看來完全沒有放鬆,她不禁再加一句,就像砍殺惡鬼時毫不留情揮下致命的第二刀。如果石切丸大人下次在錦盒附上幾段風雅的和歌,說不定我便會答應了喔。

青江小姐——!


關上紙門的聲音一把抖動了靜謐,數珠丸想把念珠移開卻經已太遲,他旁邊的淺蓆砰然轟響,把正在倒出的茶湯碗顫震半空。

他、他、他--數珠丸輕力拍了青江的手,將茶碗放進她發抖雙手裡,確定她不會摔碎才緩緩放開,然而察覺她滿臉通紅的昏眩神情後又立刻扣緊茶碗,他熟知姊姊一旦激動便會做出什麼事,想必石切丸剛剛送她東西了,那麼數珠丸更不能讓她砸壞主人家的物品。

他送我衣服了!是我最喜歡的顏色!我該回禮吧?寫和歌,還是給他做一套衣服?但是這應該是妻子做的吧?我不應該踰越對不對?他到底喜歡什麼呢?嗚呀!

冷靜點,青江。看來他還要再等稍會才能鬆手,數珠丸低頭看了一下,青江指間和紅袴纏著他黑玉般的珠串,是她們剛剛重新串好的部分。否則妳得幫我把念珠重新串一遍。


石切丸瞪著偷笑許久的始作俑者,三日月打開蝠扇掩住笑聲根本毫無用處,他的肩膀顫抖不斷。山姥切面無表情在旁邊觀看就罷了,連一起喝酒的安綱大人也彷彿見怪不怪。

明明是你提議的,結果弄成這樣子。他大概惱了,面對未來家主的語氣變得衝動煩躁。

我倒覺得這倒不是壞事啊。三日月穩好身姿,摻入月光的視線從扇上投來。

青江小姐會怎樣看待我……

這個問題你不用擔心。他啪地一聲合上骨扇。大不了就順青江姑娘的意思,送她和歌呀,想必她會高興的。

石切丸一氣之下起身離去。

宗近。童子切瞄了一臉輕鬆愉悅的對方,他當然知道自己師弟隱藏在端正臉龐下的惡作劇一面。適可而止。

他倆是兩情相悅,這是多麼欣喜的事呀,安鋼大人。三日月淺笑,已空的碟子在指間微傾,他的式神立刻上前倒酒。何況石切丸並非不懂得與女性相處,只有青江姑娘讓他這麼手足無措。

我們聚在一起是為了驅除怨靈。童子切堅持,他的劍就躺在自己旁畔。

當然,不過亦應該把握當中所生的緣分呢。

說起來,自從被這件事纏上後,他便沒為國廣寫和歌了。

國廣。他低聲喚了自己的式神,對方就像風起的紅楓一般倏然抬頭細聽。我很久沒和你習字了,去準備筆墨吧。

是的,三日月大人。



花想.20160322

评论
热度(40)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