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青金石(CWT41 & 香港刀劍Only爺婆無料)

.港台場次無事完畢!所以回來發無料內容。

.是之前契約爺婆的隨筆延伸

.私心覺得青金石(寶石)很有爺婆兩人的感覺


青金石


刀尖劃過衣衫裂開一線,深暗裡閃爍的銀白飢不及待浸入深紅。黑影將劍翻起揮高,他的血沿著彎弧淌流而落,覆過刃上幽幽染亮的月紋,與握緊刀身同樣血流如注的修長手指融為一色。

契約結成。溫柔得猶如幻覺的聲音冷冷掠吻於他的耳廓,卻兇狂地於他心臟敲貫激盪。風暴似的邃藍魔力擴開散展,影子剝下封印束縛的黑殼,癱倒角落的男孩在疼痛昏濛裡吃力仰望,紺色衣袖於魔力源眼之中優美挪飛。細小掌心裡的懷錶紋飾灼燙燃燒,魅惑卻殘忍的笑聲和殺氣清確響徹。


他的家人曾經叮囑,困禁懷錶內的是遠超越這個世界錄載的東西,正因為無法以任何言語定義其身,解開後便也沒法束縛控制。他們僅能將沈睡的不祥懷錶流傳下去,別過頭對勾著期限和苛酷代價的秘密視而不見。

但是。男孩記得父親低聲跟他訴說。我們家族懂得太多秘密了,即使逃到荒漠另一端還是可能躲不過那些人。假如懷錶是最後剩下的手段,那麼你……


被家族賣出償債的竟然是個孩子嗎。從影子成形的男人居高臨下,以沾附紅跡的刀鞘挑起他的下巴肆意褻看,優雅佇站的身姿與背後屍橫血遍的景象毫不相襯,卻詭異地呈顯始作俑者男人的絕美。

他瞪著對方,滿身傷口和感官逐漸麻木,眼睜睜看見家人被屠戮的苦痛雜質全數燒盡,剩餘難以成灰的堅硬鐵玉。就是我,將你叫醒的我。

男人彷彿瞅見有趣小物的揚起嘴角,美麗柔和的淺笑摻住陰影。你知道你喚醒了什麼嗎?還有你的族人欠下我什麼嗎?

這個不用你廢話。男孩冷靜地說。

甚好、甚好。男人頷首,唇邊吐出的是艱澀難懂的古老語言。是難得一見的好材質。

我很期待,七年後你的靈魂會成長到甚麼地步。彎劍收鞘,噙著笑意和高傲的夜瞳緩緩落到倔強幼童的視線高度,魔魅銳月在男孩面前歡悅升起。我的小小主人。

×           ×           ×

……惡魔抱起它的新主人,它帶著失去所有的男孩離開燒毀的家園,潛入這片荒漠更深裡頭。之後我們再也沒聽說過那個魔法使家族的事,他們族人全滅,而最後的孩子被收納惡魔掌心之中玩弄。絲綢商人的低啞聲線撩撥夜風,猶如書卷揭頁的沙沙落聲,繞著火舌幽幽地轉。

山姥切單手提著摻混香料的酒杯,凝視火光默默傾聽,從南邊呼嘯臨來的冽風沾著海鹽,每當風挪首移向,氣味和音聲就會改變。

傻男孩。帶著濃重西邊口音的煉金術士感嘆。跟惡魔訂下的契約最不可信,生命苟殘延續了,卻賠上如同最純淨四小匙群青的靈魂。

男孩那麼年幼,他能夠控制惡魔嗎?他右邊的雕石師匠將厚毯子裹得更緊。

惡魔把男孩吃掉了嗎?安頓駱駝和馬匹的僕人回到他的位置。

書商搓著佈滿細紋的冰涼雙手說,他不知道山姥切斗篷下朝他投來的目光專注灼熱。據說惡魔操控了男孩,讓他在荒漠假裝迷失無助,誘騙好心商隊的收留,深夜時分惡魔便依循男孩的氣味前來。

澀咸的鹽粒化成透明的雨露冷味。風變換了。他悄悄在布下握住刀柄,鋼玉的鏽息幾近噙在嘴裡。

惡魔總是在滿月的夜晚現身,男孩於酒裡偷偷加了曼德拉草,等待商隊陷入昏睡。書商繼續說道,語調猶如繡金圖冊一般紛彩眩迷,催使低晃欲眠的呼吸傾身細聽。

然後惡魔就把整個商隊拆吞入腹。

靜謐的浪息一度斷滯,圍成一圈的他們不禁仰頭,今晚滿月彷彿盤纏不散陰影。

哎呀。佇立夜裡的男人漾開微笑,火焰照亮他精緻的半邊臉容和流金髪飾,深色眼眸浸盈在月光之中。我打擾到故事的高潮嗎?

這是我同行的朋友,他是來自東國的貴族,剛剛去看他的馬了。山姥切一字一句緩慢吐出,覆過驟驚的火和轉盪的風,沈實牢牢落在每個人的疑惑猶慮之上,他毫無波瀾的眼眸掃過全圈。你們忘了嗎?

商隊旅人空茫的目光紛紛爍動。

噢,對啊。香料商人拍拍額頭恍然大悟。

是東國的貴族大人,我們怎會忘記他呢?絲綢商人難以置信地喃喃自語。

大概是聽惡魔的故事入了迷,剛剛大人站在月亮下的模樣太過俊美,大家以為看見幻影精靈了吧。放心下來的煉金術士咕噥辟邪的異國字詞,又打開他的小酒瓶。

上帝保佑,差點以為是惡魔呀。低頭劃了十字的僕人被主人狠狠敲過腦袋,急忙去拿珍而重之收好的酒杯和塗滿香料的燻肉。

真的太失禮了,明明和三日月大人傾談過東國的古籍。書商皺眉竭力回想那段對話,卻像是俯望水中倒影的朦朧難憶,穿著東國華服的男人在山姥切身旁坐下,優雅傾前跟他說話。

我們談到東國的詩句和卷畫,跟南邊的戲劇壁畫相比同樣迷人。男人溫潤柔和的聲音輕盈撫過耳畔,宛若觸碰掛起的珍珠串。跟著國廣出來旅行一段時間,我許久沒有回國,看見你從東國帶來的書籍,實在讓人懷念。

商隊的營火圈一下子喧鬧而起,釀酒和燻餚糕點再次在彼此之間親密傳遞,笑聲話聲彷彿織成一首即興曲謠,在袤闊無邊的黑夜翩動微小光暈。

山姥切不發一言將斗篷帽子拉得更低,他知道男人背對月輪,然而瞳中月光未曾湮散。三日月把注滿果酒的雪白瓷杯抵於嘴前,用長袖掩去舌尖舔過薄唇的動作。

他往殘舊燈座吹一口氣,火星啪聲點燃綻開,靜悄沒聲的腳步越過毛毯上安然酣睡的人們。三日月正依著西落的月亮閱讀書商的藏書,山姥切將燈放低,暖黃濛光染入冷白月光,曖昧疊融。

國廣好久沒跟我撒嬌了。專心手上書本的三日月突然開口。

因為已經不是小孩子。他背靠擺放絲綢的箱子屈膝坐落,整天藏於斗篷下的刀大方顯露。

三日月翻頁時望他一眼,美麗笑意流溢的真誠幾乎令人相信。有什麼關係呢。國廣,到我身邊來。

山姥切回盯對方,最後還是緩緩挪移身體,動作彆扭地躺臥於對方膝上,三日月用書遮去毫不刺眼的光線,溫柔地來回梳撫碎絲金髮。有點想念以前國廣被我抱在懷裡睡著的時光啊。他莫名其妙地說。

我只睡一會。山姥切別過臉。

嗯。好好睡吧。

記得必須在他們醒來前離開。

嗯。他隱約覺得揭頁的聲響變得幾不可聞。

不要又偷偷拿走別人的書。

國廣。三日月的指尖輕輕掃過他的眼簾,觸撥眼睫毛猶如親吻。睡吧,我在這裡,不用擔心。

辛苦你了,為了我裝作迷路接近商隊,讓我可以翻翻故鄉的書。

山姥切定睛注視對方的紺藍衣紋,書頁影下遮去他稍帶無措的目光。這根本不算什麼。他想,其實他還有想講的話,想訴說旅人的捎來故事,卻選擇閉上眼睛埋於沙底,習慣地捲曲裹起,擺出彷彿被擁抱入懷的姿勢。


或許他又會夢見,高傲難馴的“惡魔”抱住孩童的他遠離追捕,在荒漠行走數度滿月的那時。


一望無際荒野的枯乾燥息,總纏印著清冽雨夜的不散香氣。初見睥睨人類的冷酷惡魔,也會拍著背脊哄他入睡,吐出柔柔的言語。

在面目全非的頹瓦塌牆裡,有著悄然蔓生的青草和高掛溫涼的月亮。

他說他要復仇。


三日月給他新的名字,教他東國的詩歌,教他用劍和魔法。他的生命從灰燼重燃,煉成一把沒人認出前生刻痕的利劍。

國廣。山姥切國廣。

如果想要復仇。惑人的摯懇在思緒迷失眩轉,然而隱陰裡他的原本名字被獨享吞沒,三日月當時笑得妖魅非常,從容地抽出優美彎刃。你就要變為影子,讓對方如坐針氈卻無法將你捕捉到手,然後在黑暗裡伺機靜待,揮出致命一劍。

他握緊三日月送他的刀,猶如另一顆血骨相連的鐵錘之心。

×           ×           ×

執刀頃刻他的身體也化為鋼刃,除卻把人置之死地一切皆無動於衷,劍由受傷的手飛瞬挪換到另一手,繼續橫砍切骨,行如風雷。

三日月只教他以刃殺人,如何看穿或誘引空隙,手法與時機如何同調契合,多餘的一律未講。他知道他的教導者揮劍華麗似舞,但自己對炫弄的技法不感興趣,山姥切握刀目的從始到終唯有一個。


不知道現在三日月會否對他感到失望。飾演虛渺影子卻被捉到肉身。


雙腳被劈傷無法挪動,對方看見他轉換左手便兩手一併折斷,毫無保留的目標清確,換作他也會這樣做。

然後他們把他勒上鐵鏈,拷審彷如無止境的盛宴張狂鋪開,他的斗篷衣服越漸破爛染滿溫熱深紅,但終究死守沈默,沒人想到他是六年前魔法使家族的遺世影子。

山姥切在刑求的昏迷若醒之間想著三日月,還有已然失去的原本名字。擁有名字即可操控靈魂,那麼到底惡魔渴求藉此將自己塑造變成怎樣的人。


三日月在滿月那夜現身,就跟荒漠故事的述說一樣,悄寂、美麗且嗜血。

步伐形如月光靜謐無息,唯獨手中冽刃劃開喉嚨才細響吟鳴,劍在他兩手間來回舞躍挪換,一路揮砍眨眼短頃已經佇足山姥切的牢前。

深藍華服染了幾層暗血沿衣滴落,幾近就是最初見面的惡魔。然而這次沒有諷傲笑意,三日月抿唇切斷鏽鐵的漠然神情令他顫慄。

對方俯下身,額頭輕輕碰著他的。對不起,不要生氣。他在心裡默默唸道。突然他好想觸摸那人。山姥切卻發現手指挪移不了,三日月執起他的手逐節綿吻,骨屑碎散與痛吟的聲音隱約刮過冷冰空氣,眸中新月剎那亮得冽寒懾人。

×           ×           ×

為什麼總是不聽話,不是說過必須等到滿月才動手嗎?

包覆全身的寵溺透著扎人森意,他認得月亮耐心枯盡的聲音與下場,睜開眼睛時遍體仍不住抖動。

噓。三日月的指尖刻意擦過他想要解釋的唇角,再沿由臉廓溫柔細撫,微笑隙間把他帶傷身軀壓入更深水底。很快就會沒事,國廣。

山姥切仰頭凝望對方,飛濺滴珠冷冷滑下金飾髪端,像極閃爍無溫月光的雪霜。

脫下那身浸入水裡的紺藍衣服,骨裸望來的視線猶如抓痕緊掐不放。


三日月從火焰重鍛山姥切的生命,他自己的七情六欲卻以水的姿態恣肆縱放。

任由擺佈逼至疲累得沒法呼喊出聲,然而記憶於重重盪浪搖開疊合,急喘和求吟就在水的回憶裡頭泛漾。山姥切聽見三日月圈緊他腰時的低笑,他已經知道他們在哪裡。三日月曾經帶他前來,穿過一棵源自東國的花木底下,抱入同一片泉水。

那個生氣茂勃的荒漠綠洲。

荒蕪境地無法孕育生命,只有死亡能催使重生。橫越沙漠的旅人商隊全都避離遠之,因為荒漠一花一葉皆以軀肉餵飼蔓生,而盎綠木林僅從強大靈魂的心臟萌芽始長,倘若挖開砂層探尋到根,會發現心核結凝的紺藍青金石。

連接地底藍石的水潮和三日月傳遞的魔力彷有共鳴,逐漸恢復知覺的雙手緩慢攀住擺動不停的背脊,裸現月下的白皙皮膚意外地灼熱沸燙。

山姥切張口之際三日月壓來長吻,把提問擊撞碎散變成曖昧喉音。不知滿足的舌牙繼續追纏並咬破嘴唇,讓鮮血在舌液暈開傾滴。山姥切閉上雙眼,圓月充盈的魔力由三日月滲流深入他的體內,抹去盡數痛楚與傷口。

他明白了,在青金石喚醒記憶和新月深沉凝望的頃秒之刻全都明白了。


他沒有能夠回予償還的東西,除了最純粹的四小匙群青。

×           ×           ×

山姥切在某個荒漠冷夜的旅人火傍聽過一個故事。

好久以前,東國一位亡國的王子帶著家族的守護劍逃出,走進廣袤無邊的荒蕪境地。

他在荒漠獨自浪落,終究被敵兵追上,王子奮戰至灰燼亦燒完散盡的一刻,最後在新月下拔劍自殺。士兵想將守護劍帶走,卻發現劍變成石頭沒法抽出,眨眼之間,連身體也被流沙吞埋消失無蹤。

荒漠和月亮惋惜他年輕消逝的生命,因此讓他以另一形式復生。沙漠使停頓的心臟長出生氣茂勃的綠洲,月亮把靈魂轉為剛硬美麗的青金石與劍,從此主人和劍再也無法分離。據說他還留有人類的軀態,在綠洲裡的一裸東國花樹下徘徊。

那片有著東國花木和泉水的綠洲不在任何一張地圖上,有人說它未曾存在過,有人說只有王子認可的人才能看見。據說僅有一個魔法使家族找到綠林和劍,只是他們亦已經消沒於歷史之中。


他不太記得詩人訴說的原本故事,這是他獨擁的故事,由他生命切割下來,由他倆的相遇書寫。

名字可以掌控靈魂。三日月取走他的原本名字,用新名字溫柔地呼喚他,讓他長成新名籬下的軀態。其實一個名字並不難尋,傳說會把細節腐朽化灰,然而偶爾只要不經意跟商隊的書商提問,他便會告訴你該看箱子裡的哪本,總有一卷歷史書錄,會把亡國王子的名字寫入某頁一角。

他生於魔法家族,知曉世事萬物各種秘密,三日月也自然知道他不說的秘密,那個尚未滑離舌尖的駐留字音。一旦訴諸吐出,束縛便能憑空形生。

但山姥切依舊沉默。

因為許多事情不需言說。他伸手隔著朝暮的湛藍空氣撫觸沉睡男人的臉廓。世間亦有甘心情願受到綁縛的人,只因可以從一個凝視探入潛深對方的靈魂。如今他瞥見了,心滿意足讓他倆的手在夢裡也緊握相扣。


End

註:群青是由青金石磨成粉狀的顏料,有實驗指出人的靈魂約21 克,一小匙約4克。


花想.20151212
Special thanks:Absurd.翦

评论(1)
热度(51)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