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かごめかごめ.試閱壱

寂靜之風:


  • 跟花想合本《かごめかごめ》的試閱部分之一


  • 本子內容為懸疑向,有暗墮或/和警察臥底設定、血腥/暴力描寫、大量碎刀、輕度雙狐(小狐鳴狐)描寫(不足20%)。


  • 下次場販台灣為CWT41(DAY1),香港將為香港刀劍乱舞ONLY - 千錘百鍊,攤位詳細待定。


  • 如有需要將會開通大陸通販,如想預留可以於官網填寫表單,如被牆可留言,確定後將聯絡大家,謝謝。



-------------------


かごめかごめ(籠目 籠目)


「為什麼…你…」

石切丸仰望著前人,那個人跟平常一樣,優雅而又美麗。唯一不同的是對方那雙眼睛,豔紅如血的瞳孔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最初,他以為那只是因為剛顯現不久、不習慣肉身而出現的不良反應;但隨著他們慢慢看清敵人的真實,他就驚覺,一切都不只是「不習慣」那麼簡單的事情。

有「鬼」,他們之中有「鬼」。
他眼前的男人,就是那只「鬼」。


籠の中の鳥は いついつ出やる(籠中鳥會在什麼時候飛出來)


「為什麼──你會是鬼,   ?」

他叫喚的名字被對方揮刀撕裂皮肉的聲音所掩蓋,不管是他還是對方都沒法聽清楚那個名字。

咔啦。

唯一傳入兩人耳中的只有石切丸本體折斷的清脆聲音而已。

一切都沒有變化,除了地上那把被折斷的刀子碎片以及他曾經的肉身留下的鮮血外,一切都跟兩人見面前沒有分別。


夜明けの晩に 鶴と亀と滑った(在黎明快將到來前 白鶴跟烏龜跌倒了)


「……」

砍殺同胞的男人皺起眉頭,他抬頭看向那只美麗的滿月。

「真是浪費了這樣好的月色呢。」


他輕聲低笑著,宛如只是被頑皮的小孩打擾了賞月的興致而已似的。


後ろの正面だあれ? (站於正後方的是誰?)


×   ×   ×


三日月很奇怪。比平常來得更奇怪。
這是山姥切國廣這一星期觀察下來得出的結論。

自石切丸不知被何人所殺後,已經過了一星期。這星期以來,他們都依照審神者的意思以兩人為一組活動。練度相近的兩人被安排一起活動,一來是為了一但出現緊急事故時可以互相有個照應外,也是為了可以互相監視。

石切丸的死對審神者來說打擊有點大,而對他們這些刀劍男士來說,也不是什麼可以一笑置之的事情。在戰場上同生共死的同伴被殺了,而且……犯人還很可能於他們之中。

本丸被主子佈下的結界所保護,敵人沒法輕易闖入。在場的每個人也隱隱地察覺到那個大家也不願相信的事實。
很明顯,最有可能的…也是他們最不希望的,就是犯人現在正隱身在他們之中,偷偷露出愉悅的笑容。

「山姥切,你要是找到殺掉石切丸的兇手會怎麼辦?」
「……不知道。也許,先打他一拳再說吧。」
「是嗎是嗎。年輕真好呢。嗯,那我找到那傢伙時也這樣做好了。」

坐在走廊上跟他談笑品茶的三日月,跟平常無異的態度,跟平常無異的聲線,跟平常沒有差異的美麗笑容,可是那雙美麗的月夜中卻異常的冰冷。

為什麼……?對於親如手足的同刀派刀劍之死,三日月還可以帶笑去討論這件事?
為什麼……?連平常冷靜的小狐丸也已經沒法冷靜地對付一切,三日月卻會如此的冷靜?

突然山姥切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不,三日月不會是犯人的。他哪可能會殺掉跟自身同為「三条」的石切丸?
那股「冰冷」,大約只是由憤怒衍生的殺氣吧。
為了復仇,必要了冷靜下來靜觀其變,才可能找到真正的仇人。

「三条」的刀子們都非常生氣,連那個總是說著「大家融掉的話都只是鐵漿」的小狐丸也氣得砍掉了本丸的幾棵櫻花樹。要不是鳴狐衝出來抱緊對方加以阻止的話,想必並不是幾棵櫻花樹就可以了事吧。

對啊,「三条」們都很生氣。
他甩了甩頭,像是想要把那個對三日月非常失禮的想法忘掉一樣似的。
三日月只是因為憤怒才會怪怪的,山姥切國廣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當憤怒到達極點之時,是會變得奇妙地冷靜的。
三日月不會是「鬼」。
絕對不會。


因為石切丸被殺的那個晚上,他跟三日月在一起。
他就是人證,所以三日月又怎會是鬼呢?

「嘴角,沾到了喔。三日月。」
伸手抹去對方嘴角上沾到的豆泥,山姥切露出了笑容。

真像個小孩呢。

他最重要的戀人,他最信任的同伴,居然懷疑對方,他真是太失禮了。
他舔去指頭上的豆泥,帶點滿足地看著對方有點不好意思的臉龐。

啊啊,什麼怪異的,只是因為最近沒法安穩入睡而看錯了吧。
他帶點歉意輕輕吻上了對方的唇,直視著那雙美麗的三日月。

對方先是被他突然的動作引起了動搖,但很快地,對方也享受起他這難得的主動。

如同沉沒在黑夜的三日月中什麼也沒有,有的只是他自己的倒影跟對方那滿滿的愛意。

果然,只是他看錯了吧。
山姥切國廣滿足地閉上了眼睛,任由對方任意地加深這個吻。




---------------------


下接試閱弐

评论
热度(10)
  1. Efoist寂靜之風 转载了此文字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