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かごめかごめ.試閱弐

.和星星的爺婆合本《かごめかごめ》的試閱部分之一
.請也到本子網頁閱讀星星部分的試閱,記得順序(合共五部分)
.故事分本丸和現世篇
.本篇R15(吧



對方猛吻過來時順勢傾身纏上讓二人沈落疊蓆。翻起的羽織深袖滑過弦線,顫誘空氣若有若無地透漏與呼吸相仿的吐聲,就像方才失手的錯誤弦音,就像他倆親吻過後的聲音。

山姥切離開長吻偏頭望去,前人用於皇宮祭祀的和琴離他們有點太近。

要看著我呢,國廣。三日月的眼眸噙住盈溢而瀉的笑意,壓在淺蓆的雙手將他圈圍懷下。

先把琴收起吧。他偏開越漸燙熱的相視目光。

不需要。對方撒嬌似地磨蹭他的臉頰,衣物覆纏的聲音猶如戀人的溫馨耳語。

那麼關門。

國廣進來後已經鎖門了。溫柔聲線在耳窩吐出逼人灼息,山姥切無法窺探三日月此刻的神情。反正沒人會在這種時間來古玩店呀。

而且。微涼的手指愛憐地撫過他的額髪,碰生抖遍全身的火花,他怔怔呆仰動彈不得,抬起的紺瞳新月浸入暗曖顯明的夜色。我情動了。

山姥切全身一抖,他不確定自己墮入冷徹骨髓的冰水,抑或燃燒膚肉的沸熔。

三日月的指尖靈巧解開他的襯衫鈕扣,再探落底下追取索求。吻串連綿覆來,與亦浮亦沈的呼吟越漸纏扭上揚。山姥切揪緊深藍和服前襟難以動彈,對方悄悄引導他將手搭在自己腰間,不必明說的意圖清脆透響。

國廣,我的國廣。

他在暈眩朦朧的舔吻溺喚裡抽出漏露熱溫的腰帶。

二人從身到腳貼合交疊,三日月壓住他顫抖伸展的腿,皮帶丟往一旁襯衫羽織齊齊剝落長褲退至腳踝。肌膚每相撫一次便電流遍體,於是讀懂觸碰語言的戀人更加肆意挑逗掠奪。

只有這種時候老頭子的動作才會靈敏得驚人,山姥切喘息想著,就像換了個人似的,變得鋒利深沈。

國廣。他聽見呼喚於是嗯聲應答,那雙半瞇晚瞳內的溫和餘裕逐點被暗浪吞噬。我無法忍耐了。

幫我。低誘話語像絲絨撩動耳廓血脈直至心房,手指意味深沉地觸摸自己的嘴唇,他迷濛地依戀於三日月的氣息和音聲,遲緩的手撥開和服隙邊,準備曲下身去取悅滿懷情愛的對方……


店面突然傳來刺破昏濃空氣的重擊猛響。


山姥切倏地暈裡驚醒般的從戀人身底溜開,而三日月把他摁著不許動彈。沸騰剩熱的汗珠沿著絕美臉廓滑下,滴落自己臉頰時卻冰冷無比。山姥切躺留在三日月的軀影之下屏住呼吸,對方平淡如故地抬頭注視,迎入無禮闖進古玩店還肆意望過來的銀髮男人。

山姥切暗暗揪著三日月的衣緣,三条家家主的真人比相片還要來得挺拔危險,他亦想到石切丸說兩兄弟交惡的關係,緊張得把昂貴和衣捏出皺褶。

「很抱歉打擾你們。」但小狐丸並沒提及外面的門,顯然也不想向他們真心道歉,盯著纏綿兩人的銳利紅瞳傾透徹底不悅,「三日月,有事需要你,跟我走。」

三日月把山姥切擁入懷中,刻意用脫開的布服遮擋身下人的裸膚,側頭回答的語氣一貫溫文悠閒:「我現在正忙著呢,兄長大人,擇日再來吧。」

「三日月!」人家可是剛剛把你的店門踢爛的黑道老大,似乎還帶了槍!他搥了看來仍在狀況外的對方。

三日月的兄長兼黑道老大挑眉,雙手插袋毫無耐性再講一遍:「現在。去換件沒那麼丟臉的衣服。」

三日月撐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彷似滿鼓弓弦瞬間繃硬,這不是好預兆,山姥切安靜覆擁那習慣擺弄古董的手。他根本無法想像古玩店的溫和老闆跟黑道當家打架。三日月垂下眼簾,望進帶有哀求憂慮的森綠眼瞳,最後他的戀人嘆氣起身,臨入更衣間前將羽織輕巧蓋過光裸半身的山姥切。

他把羽織拉緊一點,如果能夠把頭也遮藏起來就更好了,但他不能讓對方擁有繼續鄙夷三日月的藉口,即使已經刻意迴避目光,小狐丸露骨厭惡的視線未曾斷過。

「我的蠢弟弟讓你費心了。」禮貌語調底下盡是刺人嘲諷,逼使山姥切仰頭瞪視,連原本壓於心底的骨寒懼意也燃燒焚起,小狐丸揚起詭異的睥睨笑容:「你不必特地阻止他,我本來正期待他在你面前會做到哪個地步……」

國廣。熟悉的溫柔聲音與薰香悄然撲來,熄去山姥切幾近倒瀉的怒火,換上俊挺西裝的三日月無視旁人直接跪坐到自己跟前,求助的話句卻盈滿寵溺。幫我弄領帶。

他無奈地為一臉理所當然的戀人打領結,貼身的灰銀西裝背心和三日月非常合襯,山姥切從未見過對方這副打扮,或許因為比起穿著和服更容易逃跑吧。他想,同時低聲叮囑。如果是犯法的東西不要碰,死口拒絕就好,你哥哥也不能對你做什麼。

三日月瞇起眼露出幸福笑容。不用擔心我,兄長大人會有分寸的。他在山姥切的額頭靜靜一吻,執起手細心來回撫摸對方指節。國廣也不用看店,累了回家休息就好。

我得等人來維修店門。山姥切提醒不知為何變得飄飄然的古玩店店主,他又開始擔心三日月。有事就給我電話。

背後的小狐丸發出不耐煩的嘖聲。

嗯。三日月湊前輕柔吻了山姥切,二人嘴唇之間徘盪方才撫觸相纏的餘溫。我會帶禮物回來給國廣的喔。



花想.20150830

评论
热度(8)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