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FSN paro設定

.寫出來有點羞恥play,一切只是心血來潮的突發妄想

.套用Fate/Stay Night設定骨架,但有一定程度不同

.基本上沒CP,除了原作既定的戀人

.會出現黑Hiver、洗白Idolfried的詭異劇情


所謂聖杯

就是被病毒感染而創造這個閉鎖世界的貓君Nein。

意識分成被感染和未被感染的兩部分,病毒化的意識(沈睡的人形貓君)會用盡方法維持閉鎖世界,包括推動聖杯戰爭、修改主僕組合、自主攻擊以至強行刪除角色。簡單來說,終極獎品不單會思考還超高能,本腦洞最大boss也,不是拔掉插座便能打發的最終boss。

未被感染的意識(黑貓形態)擁有同等能力,脫離人形本體後處於失憶遊蕩狀態。


閉鎖世界之上即SHK世界(橫線世界),似非受命進入閉鎖世界將貓君掃除病毒帶回去,因此保有SHK的記憶,而其他被扯入閉鎖世界的角色沒有記憶。


Saber=Elefseus

SHK武力值最強,拿到手上的一概都能當作武器使用。

Master是完全沒有SHK或自身世界記憶的Noël,看來毫無魔力或特殊能力,唯獨似非們知道這人是打破閉鎖世界的超級皇牌。

倔強孤狼組,因為時常吵架所以實際只能發揮60%的戰力。性格屬於VS前期,對於被捲入事端感到很不爽,討厭被看輕。曾被Hiver言語操控而吸血鬼血統覺醒。

有一隻黑貓時常在Elefseus不在時找他,後來才知道那就是一切麻煩的源頭。


Archer=《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裡的無名少女

Master是《魔法使いサラバント》裡的魔法使(現世是現代魔法使),與少女同病相憐。

SHK少數的弓手,性格凜然體貼,即使是全體Servant唯一的女性也強大得令人折服,弓箭有著驅除魔性/病毒的能力。跟Elefseus關係不錯,幾乎談到合作。最後被Hiver言語操控想起親手手刃愛人而自殺。留下一瓶驅魔的聖水,本來Elefseus打算用於Nein身上,卻在Noël吸血鬼覺醒時被迫用了。


Lancer=Leontius

Master是《少年は剣を…》的黑劍少年,形象與弟弟Elefseus相似。願望是改變神話時代的結局,與弟妹幸福生活。

武力值跟Elefseus相近,長槍能召出雷電,對於召喚後再度兄弟殘殺感到無奈,但只能遵從命運,有點死板眼。最後保護弟弟而死。


Caster=Hiver

本應是Noël的Servant,病毒化的Nein為了阻止兩人勝出而作出干涉強行修改,由Michèle奪走成為其下Servant。被Michèle操控著,眼瞳變成冰藍色,兩個世界的記憶亂成一團,Elefseus多次試圖喚回本人也沒用。

能力為控制冰和雪,也可以藉由探索別人的人生故事而任意運用言語擺弄,因此可以使用精神攻擊打敗Servant,事實上都由背後Michèle所操作。

Alvarez將軍在跟他戰鬥時,不小心掉出被Idolfried預先準備好的八音盒,聽見屬於自己的Roman旋律陷入混亂,將要恢復正常之際病毒化的Nein把他驅逐出閉鎖世界,忘光了自己被操控時的事。


Rider=Albers Alvarez

為人所敬仰的黑色死神,為了尋求戰鬥的意義而答應召喚。Master是與至高之薔薇的Rosa女王容貌相似的少女,以騎士身份照顧左右。Elefseus曾被Archer吐糟,都是將軍,Alvarez比他更像一位Saber。

Elisabeth在Idolfried指示下將Roman旋律的小型八音盒交給Rosa,然後Rosa轉交給Alvarez當作護身符。因為部下與Hiver有過因緣,所以意外成為喚醒Hiver的關鍵。

活到故事後期的Servant還是不敵,在Elisabeth幫助下無痛退場。


Assassin=假面男

Master是黑之教團的Noah。兩人的願望大家都懂。

本來為難以發現,輕易活到戰爭後階段。意外在大白天碰到Noël並作出襲擊,結果被黑貓型態的Nein因為宿主遇上危難而強行刪除。也是Nein的意識恢復正常的第一個裂口。

兩人純粹炮灰性質←


Berserker=藍鬍子伯爵

Master是Nein世界之下的Stella。外表是活出燦爛人生的模特兒和慈善家,然而最近發生的連環情殺案跟她甚有關聯。

在Nein受感染的閉鎖世界裡,在衝動下殺死前戀人時召喚了伯爵,兩人便以合作形式報復那些不忠的戀人。被Hiver點穿在活出新生的偽裝外表下,根本依然執著過去,紅色人格陷入狂亂,Hiver催眠下向(白衣女性的)Elisabeth開槍而被Idolfried排除,藍鬍子亦因契約崩裂而退場。


Michèle

上任Caster,因為沒打算破壞閉鎖世界所以和Nein維持著微妙的平衡關係。上次戰爭落敗後躲藏於骨董店,靜候時機出手。

將Hiver奪來成為自己的Servant,為自己做事,看見Noël後也想把他搶過來。對聖杯亦即Nein並不太感興趣,所以即使多次犯規還是被容許留在戰爭之中。


Idolfried

上任Saber兼上次戰爭的勝出者。當時Märchen想破壞閉鎖世界的目的驚動到Nein,Nein扭曲Idolfried的主人意識將Märchen抹殺,由於當時Servant只剩下Idolfried和Märchen,因此Idolfried在聖杯戰爭勝出,然而雖是贏家卻什麼都沒得到,還讓Nein的一部份變成黑貓逃走。Märchen被抹殺之後殺了自己的主人復仇,並將契約轉移到Elisabeth名下,擔任她的Servant和保護者,隱藏起自己屬於id的惡意一面。

在新的戰爭裡多次插手協助Elefseus等人,一邊認定Noël會贏一邊覺得他是低能(…)。出於對Märchen養子般的感情而對Elisabeth帶有憐惜之情,另外也因為Elisabeth跟女兒相像。

即使困在閉鎖世界依然是強大boss,用劍之餘也可以運用Märchen的能力,但修改故事的能力被Nein所奪走。


Elisabeth

原Servant是作為Assassin的Märchen。沒有SHK記憶,據說與Märchen在閉鎖世界裡重頭墮入愛河,然而也親眼看見Märchen被抹殺。為了終結聖杯戰爭和閉鎖世界而活著努力。身上戴著與Märchen交換的十字架。大學音樂系畢業後是職業的鋼琴演奏家。

目前與Idolfried訂下主僕契約,Idolfried給她一串纏在手上的飾鍊作為使用他力量的媒介,但即使是來自id的力量在她手上也能變得柔和淨化。

暗裡協助Elefseus和幫忙喚醒Hiver,直到Alvarez將軍死後才跟Elefseus和Noël見面,正式合作。末戰時和Noël一起困在Nein所設的陷阱房間,最後一刻將Noël推出去,自己則放棄被救機會,將所有魔力轉到Idolfried身上後退場。


Thanatos(2nd Story CD那位女孩)

CD店店主,是陛下小心翼翼避過Nein閉鎖世界規條,得以設置在世界裡的CD店。Servant補充魔力的方法是聽屬於自己的音樂,因為其他Servant對自身存在的緣由沒有任何記憶,他們的音樂會由Thanatos寄給Master,所以其實CD店只有Elefseus在用。

就像聽音樂的時候,Elefseus只能聽取CD裡的單向訊息,Thanatos作為SHK裡真身的人偶也不能傳遞兩個世界各自的消息。


貓娘四姊妹

代替Nein向Master和Servant傳遞訊息的媒介,也會現身於SHK之中傳遞Nein的指令。說話方式是機械式一人接一句。

跟Heather比喻過,如果Nein是A.I.,那麼貓娘便是App(ry


花想.20150726

评论
热度(15)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