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Ex-Saber(FSN paro)

.妄想的Fate/Stay Night paro,詳細劇情請再等下篇時寫(忙到天昏地暗)

.暫時只要知道這是上次聖杯戰爭;Assassin=Märchen、Elisabeth=master、Michèle=Caster、、Idolfried=Saber、聖杯=感染病毒的貓君Nein

.不過三位Servants有SHK或SH的記憶,所以這是混合兩個世界的奇異設定

.Idolfried看來很黑,事實上疼愛著養子存在般的März,這裡的他其實很白


連繫倏地碎裂了。Idolfried的身體變得極為輕鬆又譎異萬分,他太習慣纏勒意識之中的幽暗惱喧,現刻這種封密的空靜反而令人難受。

躍落在大片血泊之上,那孩子的氣息幾乎消逝散盡,正如他與那孩子的契約早已崩斷毀爛。不。他默默拾起屍揮棒,敏銳眼睛盯緊所謂聖杯位置的扭曲裂口。是回到原本的世界吧,陛下會為他重塑身體的。

而這隻低能黑貓。他舉起手要將從縫隙逃走的輕巧影子捉住吊起,模仿剛才Nein除掉Märchen的處刑方式,卻因衝動作祟而低下手。Idolfried的苦艾綠眸忽明忽暗,害死那孩子的不止那隻失去常性的黑貓,各色各欲的陰森念頭歪然舞動任他選擇。他改變主意了。


我們贏了。Saber宣告時漫不經心把玩屍揮棒,那是他給予少年任意釋放力量的工具,然後Märchen可笑地把它變成了書寫的筆。愚蠢的孩子。Idolfried總是嘲笑他。

既然已經勝出,也就表示我們不必再玩家家酒的遊戲,是嗎。Idolfried像是隨興隨性繞走至Master身後,對被主人扯住金色長髮的可憐小姐視而不見。

血紅烏黑的羽毛在他手下顫動,化成縛鎖沈眠的黑劍,而鏽鏈斷碎的聲響被對方的貪婪殺意蒙沒。

他的劍飢餓懷渴地穿過愚蠢主人的心臟,甚至為了盡興般地骨碌轉動冷刃,痛吟猶如鮮血傾瀉泉湧,盛滿他的歡悅仇恨。

黑貓是始作俑者,但膽敢把他說話當耳邊風的主人亦不可饒恕。他很早就講過,不准對Assassin出手。

低能。湊近將死主人耳邊的嘴角溢笑,露出潛伏男人皮囊下的深闇本性,他與井底絕暗裡的聲音重疊融一。我才是凌駕你們所有人的那個主人。


花想.20150715


评论
热度(6)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