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月光白鳥]Ex-Assassin(FSN paro)

.妄想的Fate/Stay Night paro,詳細劇情下次再寫

.暫時只要知道這是上次聖杯戰爭;Assassin=Märchen、Elisabeth=master、Michèle=Caster、、Idolfried=Saber、聖杯=感染病毒的貓君Nein

.不過三位Servants有SHK或SH的記憶,所以這是混合兩個世界的奇異設定

.其實是想寫月光白鳥水中接吻,結果意外深入Märchen的內心戲


他的深沈情感早於井內淹溺,死前那份不甘與恐懼被id以及Idolfried蝕盡噬沒,以此作為償價他換得現在這副冰涼無溫的軀體。Märchen von Friedhof,不論是童話裡促動復仇的屍揮者,抑或向陛下獻予忠誠的近身侍衛,都能優雅冷靜地完成被托付的任務,不夾帶任何個人欲念。

死亡剩餘而下的是鬼魂。有如纏留琴室的一抹迴音,他依然擁有感情,像陰影下的冬日暖陽隱隱摻入膚骨,他會因為陛下的心血來潮苦惱,也會因為Elise的童語微笑,還會因為Elisabeth的觸碰變得溫柔,只是再也沒法喚起生前溢滿身心的情緒。

他以為自己早已失去暴怒的能力。

直到Michèle將昏迷的Elisabeth推入水中,張揚魅笑的嘴角沾著刺扎血絲。別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Märchen,只怪你的血不能喝呢。那雙妖紅艷瞳無辜地說,理所當然將他看成始作俑者,或許確實是他一手造成。如果他有好好隱藏Elisabeth,讓她遠離這些煩人的戰爭……Märchen捏住拳頭,指尖在掌心劃出鋒利紅紋。

本能正在叫囂,遠在異處的Idolfried一定感受得到,他的靈魂正在牽扯連繫控線者的鎖鏈。Märchen感應著力量順應衝動緩緩倒湧,將死去的心臟或冰凝的意志逼至崩裂。

漠金眼眸噙著鮮有的灼亮怒火,鐵鏈隨他一念一想嘶聲飛出,比平時貫碎更為迅速有力,他稍挪起手,一口氣將Caster的幻影盡數砍滅。別想再動她半毫。躍到Caster微距之前的Assassin低聲說道,屍揮棒冷冷貼近白皙頸項,纏縛黑禮服上的吟鳴宵鏈彷如同調嚇脅。否則我會把妳撕成碎片,Michèle。

Michèle回以一個虛幻瘋狂的微笑,柔柔伸手撫觸時他已經敏捷退開。我這是在幫她脫離痛苦,Märchen,你不是不忍心她在這場戰爭遊戲受傷嗎。

不用勞煩妳擔心。他瞇起忿恨尚未燒燼的金瞳,一腳踏上水邊台階,手中屍揮棒直指對方猶如嗜血劍尖,乍現的鎖鏈毫不留情砸向Caster的臉容。我會完成陛下交托的任務,並保護好Elisabeth。妳少來擋路。

就像平時一樣冷靜無欲地解決一切。他想著並跳入水中。

水和黑闇與他緊密相連,因此他輕易找到陰暗裡逐漸下沈的Elisabeth。Märchen將她拉入懷內,手指久違撫上戀慕之人的臉龐,急切地找覓任何生命跡象,斷線人偶般的身軀伏在他身上,他感覺深暗裡的躁動再度甦醒揚起。

恐怕這次不太相同了。

他闔上雙眼,俯身吻住Elisabeth。早已死去的軀體並沒有氧氣,但他有別的東西可以傳遞給她。他出於本能攬著心愛之人,想起某個王國時朦朧早晨的親吻,那時候他掀起她為故事戴上的透明頭紗,唇間散發溫柔恬靜的香氣。

而這次不一樣。他的心彷彿活著似的激烈跳動。

Elisabeth不會知道他吻過她,但這個水中的秘密之吻比之前任何時候更為珍貴心動。Märchen抱著她回到歸屬之處,摻著淌流水滴的目光凝視深邃柔和,她在他冰冷寂止的懷裡再次有了呼吸。因為我是如此深愛著妳。


花想.20150713


會進入Märchen的內心還真意外。也把我覺得他平淡性格的緣由寫出來了。

故事設定這裡的Elisabeth被Nein改動過個性,是比較獨立好強的女性,所以對無故進入自己世界的Servant Märchen有所戒備。失去被對方一貫包容愛著的Märchen雖然有點失落但大抵上不為所動,就在一次發怒下了解到自己其實深愛Elisabeth(以前的感覺沒這麼強烈)


评论(1)
热度(12)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