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米英]Meet Alfred Jones(電影paro)

.本子試閱稿

.Meet Joe Black的paro設定


  他們的手第三度碰上時亞瑟抬起視線,這次是鮮奶瓶,之前是黑椒罐和小茶匙。我很抱歉。年輕男人帶著不好意思的笑容,透明的陽光穿過那頭金髮閃閃生爍,亞瑟眨眨眼,這個人有一雙好看的藍眼睛。不會,他也彬彬有禮回應,比一個你先用的手勢。男人卻搖搖頭並開始大口啃著厚吐司,直到他把鮮奶瓶放回原位才伸手去拿。

  他倆目光在長窄吧台間交轉幾回,最後亞瑟合上正在閱讀的小說。他從踏進咖啡店便留意到對方,一個靠在電話朗聲撫哄聽筒另一邊的高大男孩總是特別注目。

  我以為你剛剛跟你的蜜糖通電話?他們聊到各自的生活,對方有趣似的咧嘴笑開。蜜糖是我的妹妹,跟她的大學小男友鬧翻了。年輕男人說他正在找尋愛。

  煎蛋和香腸滲融牛油的熱滋滋香味漸漸蒸發,一絲一點散剩咖啡和熱茶的霧氣。亞瑟啜飲紅茶,彷彿從恍神驟醒一瞬,店裡的客人都去上班了,哼著舊情歌的矮胖店主偷望他和年輕男人一眼。他裝作沒看見地挪向掛鐘,手錶貼在腕上但他不想低頭。還有時間,他手心圈住的一吋藏著一段無限可能的永恆。年輕男人問他對愛有什麼看法,他思索一會。

  我哥哥說,愛是熱情和著魔,讓人忘掉他們的腦袋,只聽到心的聲音。每個人必須至少為愛神魂顛倒一次。

  年輕男人支著頭趴在吧台,咖啡杯懸在半空,看來像個套上淺色西裝的大男孩。我相信他的說話,他聽來是個不錯的人。

  亞瑟嘴角輕微揚起,他的心房隱約被一陣抖撫過變得柔軟。如果你見過他本人,就不一定這樣想了。

  對方歪頭大口喝下咖啡,調皮而清澈的目光由眼鏡和杯緣穿來,幾乎將他包圍。你不相信你哥哥的至理名言,但還是記住他的話?

  我只是沒那麼浪漫。一吋的時間在掌心之外只有釐米厚度,他把小說放進側肩袋拉上拉鍊,差不多該走了。他跟年輕男人提過他是醫生。

  年輕男人敏捷站起身,搶先付了兩份早餐的錢,他朝亞瑟使眼色,彷彿兩人在認識之前已經確立默契。誰知道呢,閃電說不定會電到你。亞瑟怔住沒有阻止,安德烈也曾對他說過這一句話。

 

  他們在咖啡店門口告別,遲遲不願轉身。

  你知道嗎,剛剛我一直在想,我不希望你當我的醫生,或是幫我做檢查。戴著眼鏡的年輕男人笑說,他突然一臉靦腆抓頭。因為我挺喜歡你。

  我也不希望替你做檢查,或當你的醫生。亞瑟知道文學或電影裡的人會這樣說,翠綠眼眸流動著光。因為我挺喜歡你。

  他倆再一次交換含著吐息的笑意,最後在喧鬧繁忙的紐約分道揚鑣,不知為何,亞瑟覺得世界無比寧靜。這不是分別,就像揚帆遠去的船最終會在港口重聚。我們會再見的,亞瑟想,這想法猶如燈塔將靈魂點亮。他在街口轉角之前回頭幾次,將對方提著行李袋的身影輕輕印落心底。


花想.20150627

评论
热度(38)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