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米英]Bar Scene(Kingsman paro)

。電影Kingsman paro,被友人挑戰試寫

。就像預告所揭示的幅度,從兩人對談到關門打架

。因為劇情和原作,內文帶有罵人的難聽用語(平日完全不寫的)

。仍在試筆練習中,兩篇心境不同,所以可能也不同


阿爾打量對面好整以暇喝著吉尼斯的金髮男人,那套度身訂造的黑色西裝就跟他的坐姿和腔調一樣無懈可擊,這區沒人會穿成這個樣子來黑王子喝酒,五十年前也不會。

還有那把造作的雨傘是什麼鬼回事呢,今天可是大晴天耶。阿爾溫馴模樣底下有隻悶透的小惡魔急住欲動,他可以從這個闖入錯誤世界的裁縫身邊摸走,或換成TESCO五鎊一把的雨傘。純粹無害的惡作劇。哈。

自稱亞瑟的男人放下酒杯,彬彬有禮的溫和視線投了過來。你的父親救了我一命,他犧牲自己拯救全隊人,我依然很敬重他(驚訝的阿爾不禁彎起嘴角,下秒回復懊悔聽話的臉孔)。浸於午後陽光的眼神驟然冷硬,鏡片後的森綠眼瞳鋒銳堪比X光。但想必他會對現在的你非常失望,阿爾弗雷德。

你不瞭解我。似乎被拆穿了,阿爾雙手插袋,乾脆整個人往後攤坐,剛才坐得筆直害他背脊僵硬死了。

亞瑟對他暴露無遺的無聊神情不為所動。你的學校成績優異,老師對你有極高評價,後來卻通通放棄了,變成現在不務正業的這副模樣,為什麼?

家裡有個壞事做盡的混蛋,你期待什麼?他沒好氣地翻白眼,而亞瑟皺起眉頭。

所以是儘管把錯推給旁人,總之錯不在我嗎?那海軍呢,明明你的表現那麼出色,為何中途退出?

阿爾狠狠回盯淨是嘲諷自己的對方,身體猛然仰前幾乎把隔開兩人的矮桌一把砸碎。因為媽求我離開,她不想我像老爸那樣為你們這些屁股塞著銀鑰匙出生的人而死,而且還是不明不白的死掉!


==================================


那群人聚攏過來時,阿爾似乎瞄到亞瑟平靜無瀾的表情隱隱破裂,眨瞬之間又恢復一貫溫文的紳士模樣。

紳士們,午安。亞瑟率先跟他們打招呼,語調誠懇得過頭,舉起高酒杯彷彿想向他們致意。很抱歉,我剛經歷了難過至極的24小時,今天的心情恐怕非常壞。無論你們跟阿爾弗雷德有什麼過節(他意味深長盯了阿爾一眼)——而我相信他確實有錯在先——我會很感謝你們讓我們靜一靜,並讓我喝完這杯吉尼斯。

滾開,兔崽子,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查理瞪過來吼回去,在優雅腔調過後那些英語顯得尤其雜噪刺耳。亞瑟挑起眉毛,方才錯覺般的面具崩裂再度閃現。阿爾趕緊低聲催促。你真的應該離開了,他不是開玩笑的。

亞瑟望向他,端正臉容摻著難以言喻的微妙神色,但終究一言不發放下未完的酒杯,拿著雨傘起身離開。

查理一夥人立刻把他圍住。你死定了,小鬼。查理陰沈嘶語,手指關節咯咯作響,阿爾在搜尋有用武器或逃生路線督見亞瑟佇立於門前。

那傢伙幹嘛還不走?

「禮儀——」門閂啪地推入閂孔。

「成就——」第二個門閂陷緊後閂條轉動。

「不凡的人。」大門門鎖扣死發出清脆聲響。

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亞瑟頭也不回靜靜說道,銳利目光突然從鏡子掃來。容許我為你們上一課吧。

他用雨傘勾住桌上的啤酒杯一把向他們擲去,正中頭顱的玻璃杯碎裂同時查理亦應聲倒下。

阿爾覺得自己的眼睛連同眉毛都要掉下來了。

亞瑟緩步踏前,西裝筆挺姿態昂揚,說話時依舊是肯辛頓區高級裁縫的漂亮口音,但在場聽到的不再是同一意味。

他挑眉,將雨傘輕輕拋到另一手中:「我們要在這裡呆站一整天,還是痛快打一場呢?」


花想。20150219


评论(2)
热度(30)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