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偵探系列 - 片段05

Märchen屏息傾聽三分鐘長的寂凝,才緩緩鬆開手中繃緊的力度,鎖鏈彷如蛇般滑離染成紫青的僵硬頸項,接著被輕柔放落血油混污的破爛地板,對待比勒綁椅子上的銀髮屍體更要細心體貼。他拾起置於角落的黑色大衣,遮掩白襯衫沾摻的黯塵和深跡,虛掩的鐵鏽大門絲毫不覺有人悄然溜過門隙。

拿到囉?Idolfried撐著頭斜眼看他登上馬車車廂,沈默而順從地交出一個包裹。那個想要跑路的低能兒呢?

勒死了。Märchen脫下手套,別過頭靠向晃動的窗框,吞下呼之欲出的後續答句。正如您所願。今天他不想再多說一字。

哦,幹得好。牛皮紙撕裂的聲響刮磨著突起笑意的慵懶語調。但為什麼你的手在發抖,Märchen,太久沒做這檔事了嗎?

大衣底下的拳頭倏地微顫,他的神色軀體啞然停住,別引火自焚,他告誡自己,錯失獵物的魅綠眼睛已經盯上新的玩意 ,緊擄弱點一刻隨時對準露出的膚肉咧牙而笑。

他終究沒有輸去這場遊戲,Idolfried卻愉悅莫名的嘆一口氣。小鬼偶爾想離家玩玩也無妨,只是千萬別忘掉自己的身份,否則一不小心下一個被套上鐵鏈的可能就是你哦。還有你的摯親。那多可惜,打火機嘶嘶吐出火花,你可是我一直最信賴的左右手。

我不會。他回答,腦海劃過自己扭斷Hiver頸椎的畫面。
嗯哼。Idolfried漫不經心地應答,菸氣安穩盤踞沈入蔓荊長刺的默穆裡。


有人在停頓的馬車車窗上輕快敲了節拍,然後推開了門順勢一腳踏上台階。對不起,先生們,前面有路障,麻煩繞路吧。那位和善的警察略帶歉意地說。

Idolfried或是敷衍或是趕人的擺擺手,Märchen轉過視線,與橙紅髪下的平靜目光交接數秒,穿著深藍制服的男人唸叨著謝謝後關上廂門。

你被看見了嗎?Idolfried拿開菸蒂,低聲問道。

他開始回想路上的一切黑巷暗角,一切本該感覺到的多餘呼吸和心跳,以及那個人死前的無力呼叫,搖頭,即使錯過了也沒關係。我會確保沒人見過我。他不帶感情的說。這一點也不困難,活到最後的只會是他。

评论
热度(3)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