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薔薇之詩]Rosa:月の無い闇の中を 希望の燈りを信じ

難得的客人來訪了,她輕悄叮囑喧鬧的僕人退下,紅裙獨自拂過泛映冬日濛光的黑白地板,在他身邊靜靜佇立:「城堡的孩子們正在猜會不會下雪,你認為呢?」

「如果這是他們的願望的話,何不呢?」銀髮青年說話時帶著柔軟笑意(與她所記得的不太一樣),戴著手套的手憑空打開窗戶微隙,纖長指尖幾下挪動,從空白變出飄散遠開的爍塵。

「美麗的Rosa女王陛下(至上的薔薇)。」他握著她手彎身鞠躬,隱涼的唇幾近吻落手背。

「真是稀客啊。」她俏皮眨眨眼,被歲月撫滌過的目光倏然綻出少女風采:「上次我們見過面後,你可真變了不少啊,連名字也不同了——現在我應該稱呼你作Hiver,還是依舊的樹冰之君呢?」

「任何您喜歡的,我必然回應。」

她掩嘴悄笑,接著恢復女王的平日神色:「那這次拜訪是因為什麼呢,Hiver?總不會是為城堡的孩子們變戲法吧。」

對方不語,她想起以前他的雪藍雙眸帶著欲言又止的霜刺靜默,魔女母親賦予的冰恆生命使他惶恐地隔著長距,現在他以手套掩藏魔力,異色眼瞳明亮自信,唯獨深思哀傷時的表情不變。

「我有東西想託付給您,女王陛下。」他最後開口,從大衣拿出一顆石榴果似的鮮豔紅石:「在我還可以走動的時候。」

她側頭,交疊雙手絲毫未移:「這是你作為冬之君王的力量泉源不是嗎?」

「破碎的力量再保存,也終究是不完整的碎片,留在我這裡也無法改變現況。」他撫按著肩膀,彷彿感到疼痛般的皺眉:「在您手上則不同——有天它將能助您一臂之力,雖然我希望這天不要太早到來。」

女王眺望窗外牆外的灰銀海洋,海之魔女的紛亂不久前才平息,看來宮廷歡快演奏的音樂不會停留太久了。

我聽說了。她低聲喃說流傳於遙方森林由旅人複誦的故事。黑之教團抓了一個無辜的航海士,把他推落森林的深井活生生浸死,航海士的鬼魂化為惡魔滿懷怨恨和復仇意欲,沒人再敢靠近附近。

他是催化仇恨的祭品,卻不是本體。Hiver靜靜說道。真正的圖根林惡魔是以後出現的那個。

(你見過他人嗎?她問。)

(沒有。Hiver搖頭。他在陛下還未完成樂譜時就被強行帶進這個世界。)

女王點頭,吐露的話語卻是反駁。但是Hiver,我也聽到了傳言:有位掌控風雪的男人救了在場的航海士女兒;白鴉流下的血將花朵染白,森林賢女用這種誕生自傷痛的花讓一位候妃的幼女起死回生…黑暗故事延續下來不一定只有宵闇,總會從分支不斷生出光和希望。她伸出雙手虔誠地收下寶石,凝望對方的眼神堅韌溫柔。而這些光是這場戰爭不可抹殺的東西,就像你說的——有天它們將能助我們一臂之力,你不會孤軍作戰。

奧藍燦橙的眼睛,他在紅身影前單膝跪下:「直到那個時候之前,我會擋在黑暗(敵人)與您和世界之間。」

萬事小心,樹冰之君。她說,純淨雪花逐漸蒙過灰暗的天空和光。上一個這樣向我承諾的人,最後被黑之教團奪走了。



女王解下紅寶石頸鏈置於奄奄一息的白鴉胸前,不禁想起那天在這所房間的情景。

Hiver終究被囚禁了。她穩緊全身顫抖,輕柔梳理白鴉髮絲,還有什麼是自己能做的?她凝神發出微弱的祈禱。

光芒吻過她閉合的眼簾,復甦的心跳傳到她發冷的指尖上,她含著淚水睜開紅瞳。相信希望,哪怕看似如何無望。她握緊白鴉回握她的手。


花想。20140814

评论
热度(2)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