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原創]紐約的魔法使04.香草店

晴熙在中央公園附近發現了一間小巧的香草店。

她是被光線吸引過來的。天窗盈落的光比正午反射在銀框玻璃的陽光更清淨明亮,推開藍色門板會敲響一聲鈴鐺,乾爽木架擺放著各種香草、牛奶色與蜜糖色的蠟燭肥皂,花草的香氣恬靜溫柔,讓她想起兒時衣櫃裡的安心氣味。晴熙感覺到店主沒有魔力,那雙曉得花葉語言的巧手不可思議有如她所屬世界的花魔法使,並無聲無息引來隱居於這座鋼筋城市的魔法群族,包括尋覓蛋糕店材料的魔女琥珀,總是深居簡出的骨董店老先生,還有在店主棕髪間閃爍的金銀粉塵。

那應該是妖精。被她強行拖來的日影說,他只願意駐足在櫥窗前觀望。一定是被她吸引到來的,以紐約的標準來說真罕見。

那是什麼?晴熙興趣盎然問道,她拼命眨眼好看清楚在店主身邊忽明忽滅的光屑。

他為她大概解說了妖精的傳說,光魔法使驚訝發現即使是會魔法的人也絕少親眼遇見,日影把這叫作天賦。

在我們的世界,精靈和人類幾乎沒有分別,跟我們可以隨意交流,就像鄰居一般。她說,剛巧視線相交的年輕店主朝她揮手微笑,晴熙想起上次由玻璃罐掏出的麥芽糖,不由自主期待的踮起腳尖。

看不見不代表無法接觸。他往準備溜開的晴熙冷淡瞄一眼,然後向店主點了點頭。她也看不見,卻有著極少數魔法使擁有的能力。

不過。他接續說,深邃目光越過建築直視潛藏之中的事物。這樣門口敞開很容易成為目標,你應該跟她建議用香草擋住某些最好不要進門的東西,或是直接為她施一個魔法。


某一夜她的魔法遭到破壞。那時她正靠在火爐邊翻閱插畫集,冰冷毫無預兆擄住背脊彷彿將她拖入陰暗水底,費盡全力往水面踢蹬的她才能發出顫抖薄微的聲音呼救。

日影趕到香草店時琥珀也在,他們一起解決了侵入者(互不咬弦的兩人意外地一致對她三緘其口事情經過),並把店主送到醫院。

醫院。緊捉話筒的她聽見另一端背景的尖銳嗚鳴,紅藍交纏的光芒猶如真實地擊打眼眸,這是她無論如何也習慣不了的噪吵刺眼。沒事了。魔女在電話裡輕柔安慰。我們找到她了,她會好起來的。

下次拜訪時晴熙躲得遠遠的,她在街口側角默然注視店主收拾紙箱的身影。店面一如沒事發生過的乾淨溢光,但卻駐扎了某種扭捏過來的變化,就像染上隱陰的牆角,晴熙知道那會一直都待在那裡,哪怕再耀眼溫暖的仲夏午陽也無法驅除。

我好像明白你總是避開那間店的原因了,原來是因為“我們”本身。她對站在一旁日影說,望見店主僵緩動作的語氣落寞哀傷。

魔法是雙面刃。他說。既然有保護的香草和咒語,自然也有攻擊的魔法。這是對她最好的。

所以我們應該與普通人分隔開嗎?

日影沈默不答,僅僅輕力推她向前。你應該祝賀她。他讓她注意店主無名指上的戒指。沒有魔法也可以擁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花想。20140803

決定不下寫SH還是米英,於是取中間的原創

评论
热度(4)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