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米英]The stars are beautiful.Chapter 1(小王子)

The stars are beautiful, because of a flower that cannot be seen

 

「可是什麼叫『朝生暮死』?」小王子重複的問。在他一生中,打破沙鍋問到底一向是他的本色,要問就要問到底。 

「它的意思就是『它隨時有消失的危險。』」 

「我的花兒隨時都有消失的危險嗎?」 

「你現在才知道!」 

「我的花兒是朝生暮死的。」小王子自言自語道;「而且她只不過才用四根自衛的芒刺拿來抵抗這個世界,我卻把她孤單單地留在家裡,自己一走了之。」 

小王子第一次感到懊悔。 


                    --《小王子》.第十五章 




Chapter 1. 尋找狐狸的飛行 


紙張飄晃過半空半秒,沙沙而唱,立即被皮書包一把咬住、一口吞下。啪。阿爾弗雷德帶上環扣,奔出漾漫著梔香的棕白走廊。現在正是仲夏夕前,繁春的印跡仍然豔盛。 

學校花園飛舞的紫菀花息更濃,穿過水池和木橋,他繼續大步跑著,同時小心注意碎石路外的草地──以防皮鞋踏上哪條驚抖起來的金黃色尾巴。小王子斷定這裡有他的狐狸(所以他才從翠密的籬笆爬進一所男校尋找狐狸),卻不是阿爾弗雷德曉得的那種,帶著利齒又毫不友善的狡猾動物。噢,只希望今天他不會又坐在草叢跟狐狸談話吧。 

「嘿,小傢伙!」 

他坐在花園轉角的石階上。小男孩隨著呼喚仰頭露出不悅的綠色眼瞳,那一聲喚叫彷如讓唇間盈溢出泉水甘滴,走近垂視,阿爾弗雷德笑得開懷,像無聲的陽光。 


阿爾弗雷德和小王子的相遇始於飛行。 

就似作者聖.修伯里一樣,豪邁而充滿夢想喜悅的飛行。當時是一個雪白涼亭被灑映金光的夏日昏暮,阿爾弗雷德正倚坐刻上玫瑰圖紋的白欄,專心閱讀去年買回來的量子物理,然後──正如各式各樣的童話或故事,他因為聽見某個不屬於這裡的聲音而抬頭。 

從亂糟糟的草叢傳來的。 

他走近,瞪大眼睛幾乎嚇得窒息,那隻狐狸!阿爾弗雷德跟他的朋友都叫它作羅賓,因為它總是神不知鬼不覺偷走他們遺留在窗台上的麵包,打翻他們辛辛苦苦藏起來的酒。儘管阿爾弗雷德懷疑羅賓會否真的把食物銜回去給學校後園叢林的野孩子分享,卻不能否認狐狸是如此身手敏捷又如此漂亮(當然,羅賓是他和朋友一起養的,記得那些吃剩的麵包和無緣品嘗的酒):一看就知道柔軟無比的棕黃毛色,輕輕抖動的三角耳朵和圓鼻子猶如天真孩童般可愛無欺。羅賓的確不是會喬裝成祖母的狼,然而它還是狐狸一隻,動物裡隸屬大盜門的狡猾科。 

所以阿爾弗雷德望見有個金髮男孩一本正經坐在羅賓面前,兼伸出怎樣看都太過幼嫩可口(對狐狸來說)的手指時,他的心當真奇蹟地靜止幾秒。猶如宇宙的最初,無籟無聲。 

他悄悄走到專心跟狐狸喃喃說語的小男孩身後,羅賓立即看見它半個主人並察覺危機地逃回叢間去了(阿爾弗雷德發出『你敢咬他以後不餵你麵包』的訊息)。那成就了英雄現身的男孩卻連忙起身要尋回那幾近咬斷他手指的壞蛋麵包賊,聲音急得又尖又細。 

「等等!我要找狐狸,你得帶我──」 

阿爾弗雷德一手提起男孩的綠色斗蓬,像小時候抓兔子時輕易轉過了男孩的身體,認真仔細地審視這個不知哪裡闖進來的孩子。好漂亮的金色頭髮和翠綠眼睛,那粗粗的眉毛卻讓稚氣盈滿的小臉染上不協的成熟氣息,還不止僅此,不斷踢著懸在半空的腿,男孩睜著很不高興的眼皺起很不高興的眉來,那樣子看來更老成了。 

「你……你做什麼?」 

阿爾弗雷德可認不得這麼漂亮也這麼複雜(說話也那麼『不孩子』)的孩子,他不像地球任何一角會存在的男孩,比較像是別的星球的。 
於是他微微歪頭,問被他提在半空的小傢伙從哪裡來的。 

「放我下來!我還要找狐狸!」那個男孩的兩腿仍然擺動不停,搖成了風,阿爾弗雷德隱約聞到玫瑰的思念恬香,恍然迷失──直到男孩劃破氣氛的尖聲大喊「還有吃東西時不要說話,誰知道你在說什麼!!」 

哎,遺忘了這一點小細節,當時阿爾弗雷德正一手啃著漢堡,一手拿起不悅地晃來晃起卻下不來的男孩。 

就是這樣,阿爾弗雷德認識了小王子:由一隻狐狸、一個漢堡,和不怎麼光榮的飛行開始。聖.修伯里得流落到撒哈拉沙漠才展開的故事,十六歲的阿爾弗雷德在自己的校園圍牆內就遇見了。 



花想.2010

评论
热度(10)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