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薔薇之詩]Chronica+Thanatos:Intro

那天嚮往白鳥的青年成為了死亡覆護的紫狼。

弒兄,弒母,弒神。青年所有殺戮的悲願(欲望),都由死亡(θ)灌盈滿足。


那到底是因為神(θ)的良善也好,取悅也罷,溫柔也好,利用也罷,其名真實的感情是什麼並不重要。

一心推向終端的歷史魔獸(黑之預言書)只要讓她歡欣而笑的結果。


「Phrygia逃脫了。」

柔魅話語從後逐步靠近,在飄渺的烏黑裡搖擺如浪,她無聲踩過滴淹一地的五色血痕,又若無其事(不被染污)地輕悠挪離。血,她的身上(書中)負載了多少歲月的緋紅甘酒,這已經不算什麼。

「現在她大概在人間躲了起來,等待歷史修正的最佳時機。總而言之,她已經脫出您的掌控。」

所以,現在您是打算怎樣呢?她問走近佇立大廳(握住流血黑劍)的男人。

『「詩女神六為一體,只餘下她一人不過是風中殘燭,何況,歷史顛覆不正是妳所渴望的世界嗎?」』

Chroncia(我親愛的妹妹)。男人回過頭,黑紫長髮下的紫色眼瞳灼灼閃亮,看不見弒神的怒火亦望不見弒親的哀愁,訝異聲線僅有打在牆柱的冷硬空洞。被逝亡之目注視的她無所畏懼,甚至瞇起赤瞳露出淺笑。

「這是一份至美的禮物,我敬愛的兄長大人。」她親密地貼上男人的後背,旋即繞轉到他面前笑語,一手拂開那凌亂濕透的黑紫髮絲:「然而,您不覺得自己所做的,對於命運(母上)來說不過是小孩子發脾氣的舉動。兄長大人,您並沒盡情毀壞祂的轉輪呢。」

『「我只有透過不停的殺戮(干涉),才能救贖那些瑟瑟發抖的可憐孩子。」』

「所以,您才需要我呀。」

男人偏著頭注視她含溢笑意的美麗臉龐。

『「世界的舞台不是一向都屬於妳的嗎,我的妹妹?」』

生從風車迴轉到世,死由搖籠晃擺離世,歷史就在兩者的相反輪動之中編織。Chronica,還記得吧,不斷將逝人亡者納入深紫(死亡)的溫柔懷抱,才能夠翻起闇紅(歷史)的殘酷書頁。

「--不過,兄長大人(Thanatos)可別忘了呀,歷史亦會孕育死亡,人類的、神祇的,以致世界的。」語氣盈滿憐愛,黑髮少女環住沉靜男人的頸項,並伏落沒有抗拒的胸口。啊啊,就像孩提時同生難分,以彼此的悲傷相互治療:「我們本來就是一樣不為世人所理解的存在。」

緋色眸石裡搖拍著燒不盡的懾亮火焰。

「所以我無法原諒……您成為女神所生的末神(Thanatos),我卻只是吞噬歷史的魔獸(Chronica)。」

他伸手輕輕撫慰妹妹柔順的長髮,兩人幾近一樣的黑絲在闇暗色的擁抱裡混和融合,偶爾閃爍寶石似的魅紫。

『「神的時代已經終止了。Chronica(我可憐的妹妹),正如我所說,現在的世界是妳的舞台。全部,都(只)屬於妳。」』

她仰頭要求,修長的指尖劃過青年剛強俊秀的臉龐。

「兄長大人,那就把這個人(您的容器),還有您的沙漏(Thanatos)交給我。」

而他這次無所反應。

青年猶如操線人偶頹然倒下,落在地板之時頭髮經已復成銀色,對此漠不關心的她悠然轉身,死亡(冥王)的真身就坐在專屬他的王座,面無表情。

『妳想利用世界七大君嗎?』

「既然縱線世界(現世)裡一切都被神(Moira)操控,那就利用橫線世界(那個世界)裡的人。」將烏黑書本緊緊抱前回答,滿臉理所當然:「顛覆時間與歷史,讓他們全部同存於現世,再從餘下四人選出一隻最適合推動毀滅的棋子,加以培育。那樣的話,兄長大人您開始了的骨牌遊戲就會以無法停下的姿態顯現。」

『聽起來妳已經選好棋子了,Chronica(我的妹妹)?』

她笑得咯咯出聲,清脆裡帶著令人顫慄的殘酷寒意,以及兩人早已知曉的答案。

「年輕得還未認知自己身為君王(臣子)的使命,或是可以隨著在現世墮落之際抹殺那些烙印,同時自己可以不斷製造對神的怨恨,盡情毀滅--這樣,答案不是呼之欲出了嗎?」

不正是,七大君之中,尚未誕生此世的那位囉。

『妳打算扭曲歷史,以強行的方式把他帶到這個世上,從而創造一個順妳心意、滿懷憎恨的君王。這樣就能斬斷他跟那個人的連繫,以及原本歷史上註定的結局。』祂道出她的計劃,不似認同也不似指責,說到底祂已經說過,現今唯一餘下的只屬她一人的舞台,然而……:『但是,Chronica,當旋律和樂曲歪斜到難以修復,以致故事遭到抹殺的時候,妳覺得橫線世界的那個人不會察覺嗎?』

妳我都知道,冥王吐出無法避免的事實,他一旦決定干涉,即使是我們(神)唯有認命的永遠沉默。

勝算在握(已經不打算回頭)的她僅僅回諸優雅的微笑。

「兄長大人,我們都很清楚那個人的個性,他就跟您一樣,捨不得對自己珍愛的孩子(我們)出手。若然真的有誰前來阻礙,那大概就是對他忠誠至極的Hiver Laurant(樹冰之君),但我們害怕什麼呢?Michèle(殺戮女王)的控線,不就是在您的手中嗎?再不然,當第七位君王降世後,也夠冬之君王苦惱好陣子了。」

而您還在猶疑嗎,我的兄長大人。她歪頭說道。可惜呀,真可惜呀。

因為我已經決定了。

兄長大人,直到粉身碎骨前我絕不改變這份埋藏太久的心意(憎恨)。幽冷黑闇裡的喃喃細語變成伸出狂爪的風,繞著黑髮少女祟敬拜倒。我不會忘記,就像我(書)身上書寫那些人類不會忘記的一樣。她瞇起首次裂出怒火的紅眼睛,真身居高臨下的少女隨手讓書本凌亂翻動,震懾永遠靜默的冥府,即使如此,死亡依舊不為所動。

直到,少女纏住黑闇魔性的指尖按上某頁,狠狠撕落,冥府之主的紫色眼瞳才若有似無的挑動幽亮。

就讓獻給世界(命運)的復仇劇開幕吧。

她說。踩過碎頁上的琴譜揚長而去。


花想.repost:20131110

评论
热度(5)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