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DW][Doctor + Pond]Circle of Memory

.705後治療,11th與Pond家族、隱性11th/River,11th視點

他貼上她的背,讓重量安靜地滲入肌膚,就像平時一樣。胳膊覆過肩膀,他喜歡看見自己寬闊的身體遮蓋對方,彷彿只要這樣做就能保護他愛的人。當然不是常常可行的事(不要往那邊想,好嗎)。

TARDIS的引擎今晚特別寧靜,溫度像激磅跳動後回歸平穩。他懂老女孩的心思,只是其實他更想吵吵鬧鬧的大力敲敲碰碰。他的腦袋塞滿各種思緒,其中一種變得太過巨大,近乎難以承受。他不需要默然無聲,他需要轉移視線。

骨長的手指攀附到她的肩,平時他會輕力掐握她的膊膀,邊笑邊喃邊吻直到她醒來。今晚他不想。River過了漫長的一天,比他的來得更苦長難言。她應該好好休息,讓他來守護她一夜。

這是他該做的,他卻總是忘了。

就像他在Am——他們面前是個忘掉煞停鍵的孩子。例如把TARDIS在他們的家裡直接物質化,或是没吃晚飯。他只是習慣了,而他們容許了。是的,Ror——他一臉想氣氣不得的會唸他幾句,Am——她也只會搖頭嘆氣,然後為他從雪櫃拿出魚手指和蛋奶凍(另一個他常跳掉晚餐的原因)。他們把他寵壞了。他記得很多東西,亦忘掉很多東西,當中有些是該掛在心上的,他卻到了最後一刻才想起來。例如River帶著溫柔溺愛的眼神望向他,例如他吻River時的呯然心動。

手指在她肌膚上輕輕書寫那種早已被宇宙遺忘的文字,他的眼睛瀉滿說不出的語言。他總是忘了。生命從來都是一個圓形。這是没有出路的圓環,他們把他困住了,而他心甘情願。即使預先告訴他這結局,他依然會奔向他們。他的孩子、他的家人。圓已經寫下最初一筆,在那個他們已然逝去他尚未知曉的未來圖書館(這是如此的不公平),不管他如何逃避,TARDIS依然會把他帶到那夜的花園。帶到烙印到他心上靈魂上的女孩面前。

一切都是時間線寫好的,一切都是命定的,一切都是美麗的,一切都是終會失去的。圓環的起頭在哪開始,就會把他帶到哪裡,直到首尾難分。
他埋首在她的背上,潛入一份連TARDIS也不會知道的秘密黑暗。

×      ×

他獨個兒來到衣帽間,帶著洗好的外套和衣服,站著良久,手指在衣架上默默敲打,最後他把婚禮上穿過的禮服和平日穿的都塞進衣櫥最末一角,用力關上櫥門。

領結還在手上,手掌彷彿隨某人的呼吸猛然一抖,它們被甩到矮櫃上。他別過頭拿起一條深色的領帶。


20121002.花想

评论
热度(4)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