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SH][薔薇之詩][Märchen]Schnee/Hoffnung

記憶彷如潮水般若隱若現,每當她嘗試伸手捉住,便由她指間溜落。

「把她交給我。」黑髮青年冷酷無情(突然轉變)的語調,令她不由自主抓緊教母(Holle)的衣服。

「休想。」冬季教母把她護到身後,總是溢滿愛憐的聲音變得尖銳有力:「我答應過Hiver大人,要誓死保護這孩子。」

「用雪(Schnee)那種下三濫的名字掩藏起來,果然似他的作風。」那別怪我不客氣了。魔金色的雙眼危險地瞇起來,看清青年的動作前教母便將她拉走,黑與白在前方猛然爆開,她驚惶地睜大眼,這情景她見過。黑影與白霜,暗夜和枯井,拿著書本的女性和指尖沾著雪的青年,還有……爸爸……


『對不起。』溫柔的聲音和覆上手套的觸撫安慰她:『我救不了他。』

她哭喊掙扎著要回去救爸爸,對方卻把她抱得死緊。為什麼?為什麼呢?她埋進霜雪氣味的大衣哭問,為什麼黑髮黑衣的女性要把爸爸推下井?為什麼她們說爸爸非得成為井(id)的祭品不可?為什麼為了讓某個人誕生非得要爸爸的死不可?

『……對不起。』溫柔的青年一直道歉,她記得自己抬起頭,對方那雙異色瞳哀傷地凝視她:『不要緊,我會讓妳忘記這一切的,只留下為了妳安全的暗示,但妳不會記得今晚發生的事。』

他的眼瞳發出清澈光芒,臉龐上的奇怪圖紋開始轉動,好漂亮,她看得入神,視線逐漸朦朧化開也沒發現。不要到井的附近,悠遠的話聲和溫暖的白光融合,把她包覆抱起而飛,她飛到遠離黑夜森林的境地,只剩下雪落似般的寧靜喃語。

『原諒我把賭注放在妳身上,可憐的女孩(Mademoiselle),或許總有一天妳會明白的,妳是我們的希望(Hoffnung)。』

啊,那是她已經遺忘的名字。爸爸為她而起的名字。在那之後被冰雪(新名字)埋藏底下的名字。


花想.20131013

评论
热度(4)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