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爺婆]視線

.刀音本丸山姥切捏造,單戀偶像的迷妹謎之鬱悶感(?)
.有鄰壁客串

山姥切先把審神者寫的採購清單處理好,然後悄悄溜到街後的茶屋,他確認過還未到平常返回本丸的時間,在那之前剩餘的分刻都是他自己的。

木椅上擱著甘綠溫茶和精緻點心,山姥切露出思索的表情,葉片於空中旋轉飛舞,他傾神留意風向與一切動靜,萬屋那邊的喧樂與他遠離相隔,僅僅留下令人安心的低柔風聲,最後戴著護套的手緩緩地、看似毫無可疑地把懷裡的書衣解開。

滿排墨字的書頁中,藏著一張相片。他垂頭凝視,閃爍的綠瞳沈醉沒語。

也只有這個時刻他才能夠獨享照片。還有相片中的人,跟那摻了月色的回眸目光。平時以急惱不耐甚至不屑遮掩,其實他一直借著披布偷偷追逐注視,直至...

[爺婆]樹林

.刀舞的樹林一幕,鶴丸視點
.覺得爺爺費盡心思為近侍解憂,其實也是為了在這一幕調戲單純的近侍大人吧

鶴丸蹬躍上樹,綠葉僅僅抖落數片。白色羽織藏匿於耀眼日光,手上腳下連帶氣息靜止不動,江雪和小夜在他底下毫無察覺的跑過。希望光忠不是路經此處的下一個,他必定把自己踢下來,一點也不好玩。

遼綠樹林再度顫搖。哦呀,看來又有一股風暴掃蕩過來了,鶴丸忍不住俯身探前,想看看那份自己也感受得到的戾氣來源。

茂密林蔭間率先望見一閃瞬逝的彎刃弧光,接著才是飛揚白布和盪動藍袖。刀劍擊撞的聲音響徹葉梢,山姥切往樹幹一蹬跳開,避過橫砍而來的一劍,再翻手轉刀擋住第二擊,收刃時立刻跑離,偶爾側身舉刀甩去身後的處處進逼。

要去幫忙嗎。他...

[爺婆]詛咒

.應大家要求,寫了一個不怎麼HE的祈求後續
.吸血鬼設定,在上篇和這篇中間,有一個爺爺對山姥切進行初擁的情節
.靈感爆發點,是聽說刀舞裡兩人對陣時爺爺用刀擋住山姥切的去路,逼年輕人陪老人家打一場,覺得很萌(所以這是那個的病變版)
.下星期可以看刀舞轉播了!假已請,衣服也準備好了(嗯?

我來殿後,快走。他用力於石牆上一躍,披風宛如刀刃劃開空氣,下頃落地凜然佇立,背對驚愕畏懼與隨之而來的忿怨。

別開玩笑!那可是──

你們留著只會大家都死,而且在十分鐘內。山姥切淡漠將清光的說話掐斷,將披風拉低遮去額髪。我至少能撐半小時。

他聽見清光吵嚷的聲音被蜂須賀帶離越來越遠,夾混著歌仙的叨絮叮囑和吉行激昂的一句「活著回來」,...

[爺婆]晨間

.設定是順應潮流(?)的結婚初夜後一天
.受到刀舞重劑量的爺婆糖病發糖尿,加上美貌氣質都驚為天人的hrk爺爺再併發高血壓(不對
.法官大人,我已經對他倆沒任何補充(躺平

氣味不一樣了。睡意朦朧裡山姥切好像說了這句話,挪動頭顱枕在舒服的位置,撫來環腰的手也很令人安心。

因為平常的狩衣帶著薰香吧。早晨沉啞卻覺得溫柔到不行的聲音摸過耳朵,頸間傳來唇膚磨蹭的熱度,轉瞬流到抖動心房。國廣的氣味也不同啊。

平日是露水一般的氣息呢。

他睜開眼,無奈望向盈溢笑意的三日月。

……因為我的衣服只用燙斗。

寬大的手觸上他的臉,幾乎要把半邊面頰烘暖,指尖細細摩擦泛起霧氣的眸角唇邊。

所以我聞到國廣的真正氣味了呀。原本深不可測的紺夜月瞳...

[APH×SH]Mephistopheles 03

.イド與神羅,許久許久之前
.接上之前寫的Mephistopheles, 或者該說是解釋前因

烏鴉跟他雀躍嘶語,森林裡藏著寶物,在他身邊纏轉叫個不停,森林裡藏著寶物,他漫不經心摸過那乾血似的翼毛,接著鎖鏈勒緊的音聲掩蓋踏落露草的靴響,烏鴉歪扭著頭在地上一動不動。

森林會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專吃小孩的醜陋魔女?廢置教堂的燒黑琴座?他哼聲把暗藍皮書闔上,腰間鋒劍掃過縊掛蔓藤,枯黑薔薇一碰碎裂。

噢。

原來真的有呀。睜大的苦艾綠瞳瞬即恢復,蒙上宵暗的笑容如刃展現。他悄聲走近拾起黑帽,溫柔地把小個兒抱入懷裡,沉睡的男孩垂低軀體任他擺佈,像一隻遠離暖家的迷途雛鷹。他輕觸那頭金色頭髮,彷彿數百年前曾經如此哄...

[刀劍×APH]樹系列:杉(三日月與菊)

.給NK桑的爺爺點文,小爺爺和甜寫(對不起甜寫我盡力了…)
.刀劍×APH,爺爺與菊,但兩人沒有交談
.想寫這樣的題材許久,算是由刀擬側寫國擬,換個比喻就是亞瑟跟妖精先生親密的原因(不對
.以刀劍音樂劇結尾曲キミの詩作為靈感而寫的

策馬奔入青葱繁綠的森林深處,他才發現沿路樹景熟悉得令人懷念。

等等。拉住韁繩緩下馬步,三日月回頭朝困惑的同伴微笑。爺爺有個地方想去看看呢,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夜紺狩袖翩翩浪動,陽光穿過薄密葉蔭,藍衣與林影染成覆疊鋪開的薄青柳色。他仰頭迎著碎光屑影,新月瞳張望周圍,跟幼小時仰看的記憶帶有差異,然而他依稀認得百年古林的形態。

時間渦流沉落洗去古久名字,所以最初他毫無為意,...

[爺婆]祈求

.昨晚極速寫完的短篇
.沒頭沒尾的吸血鬼paro,爺爺黑
.第一篇爺婆的一周年紀念,希望他們繼續相愛下去~

他一直以為人類儘管可憐可悲,終究是渺小短暫得可愛的生命。想起來大概只有那孩子符合他的期待。

鐵器發出砍中棺木似的聲響,三日月耐心等待的姿態僅僅微挪一分 ,周遭村民立刻噤聲靜止,散開移路讓他通過。

連繫微弱而穩定地低啞發亮,他默然俯視沉入泥土的棺箱,絕對不會出錯。手在半空隨意橫揮,操控薄木打開暴露。

金髮孩子屈曲身體躺在裡頭,宛如昏睡一般蒼白褪色,猶如落毒一般惹人憐惜。

他躍進棺內,抱入懷裡的軀體摻著火將燒盡的涼意,但心臟依然緩緩跳動,因為與他生命相連。他輕柔撫摸血流亦變得冰冷的臉龐,低聲叫喚...

[APH×SH]鮮紅冰藍

.法叔和殺戮女王的懸疑警探AU
.此Noël是哪個Noël呢…

Francis的眼界裡看見旋轉的裙擺,她在他印象裡就是一位獨自起舞的女性,音調朦朧笑聲曖昧,像擱在夜晚稍會的第二杯紅酒,流出甘美忘情的香氣,直至舞動裙裝滴下溫熱艷紅。

請問你在尋找什麼?坐在辦公桌對面的醫生問,咖啡擱於兩人之間飄起蒸氣。他正在閱讀爬滿深澀字眼的文件,在優美花體的行跡間躍現女孩的草圖,Francis摸了一下,是直接畫上的墨水筆。

大概是對她難以忘懷吧。他思索後回答,翻頁後是另一幅少女畫像,他立刻知道其中的連貫性,舞台上她的人生也是這樣演繹。即使過了八年。

她就是這樣的人。醫生點頭,單鏡片下的鏈子細細晃動。或...

[爺婆]交換

.大遲到得說是生日賀文也羞愧不已的點文,濔桑對不起!;w;
.題目是交換,世界觀沿用《青金石》,這次真的是西洋奇幻畫風
.是聽AmaLee的巨人Medley寫的,明明是甜文為什麼bgm那麼慘呢...
.狀態為筋疲力盡

山姥切從騎士劍的銀扣鏈和花銅懷錶挪開視線,店裡盈溢彷彿柔柔流動的金銀彩色,跟沙漠旅商市集的鮮豔異麗同樣炫目惑迷。他的手指摸索金幣上的雕紋,戴著精繪面具的店主悠哉地任他慢慢挑選,心思顯然飛往狂歡節第二晚的今夜。

他移轉不定的目光停住片刻,奢華貓眼石頸鍊下的木盒躺著優雅卷起的藍緞帶,是西邊國家祟愛至極的皇室藍,觸感猶如絲綢卻泛現水面倒影似的亮澤。他抿唇思考,視線不禁穿過古董燭台落到方才...

[石青+數珠丸]おぼろ月 番外(平安陰陽師設定)

.平安陰陽師設定,三創前傳性質
.劇情需要,青江性轉,數珠丸弟弟設定
.尾段微爺婆注意
.故事進展:跟皇居的怨靈第一次交戰,數珠丸的念珠斷裂,青江受傷,石切丸曾幫青江治療
.已經不抱希望的鍛刀貢品

青江將念珠逐一穿入繩線,假裝專心手上而沒留意方才的話,稍等一會抬頭時式神仍然站在廊前,掛著宛如那身十二單衣美麗虛幻的微笑。青江小姐,石切丸大人求見。

這裡明明是他的房子呀。她又俯前撈起一把珠子,眼睛悄悄瞄向水盤,看來還可以。數珠丸垂著眼眸繼續工作,隨她幾乎攀過自己探見倒影的舉動,不久後便聽到珠子落回陶碗的清脆聲響。

我去看看他這次搞什麼鬼。回頭坐正的她一本正經跟弟弟說,他點頭。

青江起身伸了懶腰,噙著笑意眺望庭園中...

2 / 15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