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想
小說 米英 Sound Horizon Doctor Who 三日月宗近(刀劍)

"I am a camera with its shutter open, quite passive, recording, not thinking."
Christopher Isherwood

[APH×SH]黃金、灰燼與琴聲 #2

.APH×SH,親分與Layla

溫柔的手撥開他溼透的額髪,隔著空氣的肌膚傳來清澄的溫熱,像漆黑裡倏然點亮一盞燈,像打開封瓶流瀉而出的聖膏油芬芳,安東利奧費力睜開眼睛,立刻認出那隻曾經緊握共舞的手。

躺在床上的他裂出一絲笑意,高燒燙沸的聲線薄啞難語,幾乎化為一縷煙息。妳回來了。

對方面無表情凝視他,指間動作卻柔軟細緻,沁涼的毛布輕輕擦過他的額角。是的,閣下。昏濛視線中的她穿著白色護士服,火焰般的長髮埋於長帽之下,宛如重生於春日裡的一株鈴蘭,但他仍能感應到她掩藏起來的東西,而且她依舊美麗。

他滿懷憐愛地喚叫她的暱稱。

不,閣下,我不是你的太陽,也不是你鍾愛的淑女。她搖搖頭...

[APH×SH]黃金、灰燼與琴聲 - 序

.極短一句,暫存稿
.親分與《聖戦のイベリア》的Layla

​她的秀髮有如烈火鮮豔,眼眸裡燃燒火焰,即使一身烏黑裙服都掩蓋不了那灼熱明亮,我第一次看見那位小姐就覺得,她簡直是上帝創造的最美。安東利奧回憶道,摻著懷緬。她最初站在宮廷舞廳裡的暗角,一字不識也不諳禮儀,但慢慢地她走到我的身邊。她曾向我進諫不要毀滅印/加帝國,也與我一起抵抗拿/破/崙的法軍,最後陪伴我見證西/班/牙王朝的頹敗靡廢,又從灰燼裡重生。

花想.20180107

[巨人×YOI]獻心(利艾、維勇)

.之前維勇的魔法使世界設定後續,巨人×YOI的混合世界觀,維克多設定部分參考親友提過的p網維勇小說
.利艾和維勇,寫來只有我跟親友開心的混合cp文
.因為寫給親友,所以兵艾比例大於維勇



  「真難搞,他就不能控制一下這鬼天氣嗎!」尤里奧抬眸,暴冽風雪在頭上穿旋,他伸手於半空繞轉幾圈,長及斗篷的圍巾便纏到身上,「這世上的一萬人裡才有半顆火狐狸的心臟,我們盲找了那麼久,直到昨天才發現一個擁有的人,而且他還把心臟送給維克多,在明知自己丟掉性命的情況下!現在就要我們立刻找出救醒他的方法,維克多再焦急也該講道理呀!」

  奧塔別克整理手套時淡淡說道:「一顆心臟。」

  「什麼?」

  「應該是兩萬人...

[三日月中心]Lens

.模特兒設定
.與刀音劇情無關,不過確實是被Mario連串的爺爺美背照逼出來(?)的極短篇
.那個背啊,那個肚兜啊(吐魂)

忙碌的攝影棚靜得剩下快門的快速按音,攝影師緊張瞄了旁邊不發一語的企劃負責人,顫顫滑動的喉結把幾乎吐出的說話吞回。

怎麼可能。攝影師想說,想以玩笑驅散震懾房間的氣氛。

十二分鐘前,那個人將協力的模特兒一把推到白牆上,發出堪比儀器翻倒的聲響,模特兒比他再高半個頭,一臉驚愕。

七分鐘前,攝影棚餘下他一人,那個人背對他們伸展身體,彎起手臂顯露優美的線條,白皙後背的蝴蝶骨若隱若現。

五十三分鐘前,他戴著眼鏡拿著咖啡掛著滿臉傻笑走進來,一副毫無關係又輕易打發的模樣,匆匆跑過的助...

[米英]How Does a Moment Last Forever(黑桃)

.想寫聖誕夜那種相聚的溫暖氛圍,結果變成僕人聊八卦(?)
.也算是送給大家的聖誕快樂 OwO

王后的侍女靜靜將小巧的小提琴收進天鵝絨的琴盒,她藉住低頭跟國王男僕悄聲交談,話語摻著笑意。王后殿下等待跟國王陛下合奏很久了,他的願望終於達成了。男僕揚起眉毛,輕輕闔上年代久遠的松木琴盒。王后殿下只要開口問就好了,陛下絕對會答應的。噓。侍女慣性瞄向火爐邊的矮桌,沙發上男孩的腳恰好及地,伸手挪移桌上棋子亦不太吃力。他擔心自己的琴拉得不夠好,上帝保佑他。

男僕也喃喃重覆佑詞,要不是他手上捧著國王的琴盒,他便會為侍女拿起王后的。怎麼會,歷任王后的小提琴是黑桃國首屈一指的,即使陛下的琴也是前任王后教的。

拜託。侍女不禁...

幻戲(刀舞刀音crossover,三日月中心)

.抽票還神無料,場次結束後公開全文

.刀舞刀音聯合設定,以刀舞本丸為背景,時間點為義傳之後

.兩方三日月互換的胡鬧故事

.主要戲份為刀舞山姥切和刀音三日月,無cp標籤,帶有根據舞台劇情的三日月與山姥切的關係描寫

.刀舞審神者捏造設定,含出場

.為了喜劇效果帶有一定程度ooc



盛大的宴會呀。鶴丸沒由來地想,這樣形容當下真的適合不過。


「嗯,只有我覺得三日月先生說話沒之前難懂嗎?」太鼓鐘貞宗咬著炸蝦問道,外貌如同孩子的他被禁止碰酒,但光忠特地為他多做一份可口的下酒菜,嚥下蝦肉後他繼續,手同時伸向倒滿柳橙汁的杯子,「今天跟他對練時感覺怪怪的,要說的話……刀...

[維勇]湖上夢

.極短
.設定參考親友提過的p網維勇小說,維克多是魔法師皇帝,遭受詛咒變成企鵝,然後遇上勇利
.私設皇帝是北境之王,某些夜裡多會變回人形,平時就是一隻撒嬌要勇利寵愛的銀毛企鵝,平民勇利不知道自己撿到帶回家養的企鵝是這個國家的皇帝
.企鵝那短短的腿就跳不出四周轉呢皇帝(

枯禿樹枝披著新白,昨晚想必再又下一場雪了,勇利從窗口望向外邊,冰結的湖卻一片清澈湛藍,凝住水紋的冰面平靜似鏡。真奇怪啊,他低喃道。

昨晚他夢見的湖便是這般,雪花輕柔飄漫,落在臉龐猶如羽毛,冰霜在不遠處的樹林鈴鈴敲碰,彷若透著笑聲的音樂。勇利感覺到一種似懂非懂的感受,在他心頭按捺躍動,就像冰上滑行飛出之前的那一刻。而他已經不知不覺踏...

[三日月中心]鋼心

.跟稚心同系列的後續
.天下一振場合,無cp感
.心性尚未完全沈靜,不好惹的天下五劍

身為北政所大人所持有的器物,難道不應該聽順主人的命令嗎。金黃目瞳高居睥睨,他身後的魑怪侍從紛紛發出低啞清晰的嗤笑。

想讓我跳舞的又不是北政所大人。三日月垂頭淺勾嘴角,拂袖輕輕挪動了盤上棋子。

關白大人的要求難道不比北政所大人的嗎,天下五劍能為天下人獻舞,是無上榮耀。天下一振昂著下巴,他當然聽聞過關白大人贈予妻子的此振逸聞,尤其是那個不殺之刃卻列居天下名刀的名號。三日月殿下稍前還在庭院跳過呢。

那只是老人家用於打發時間的偶爾興致,難登大雅之堂。三日月的聲線低沈數分,被背後的嘲言卑語掩去,他悠然整理起狩服的左...

[三日月]稚心

.子三日月中心
.童子切個人私設,兩刃彼此認識捏造
.爺爺刀身不平衡一說採用
.遲到國寶指定日賀文、再度出展紀念

昨天看見的舞太優美了。無人看顧的偷閒之時,三日月悄悄拿著扇在庭院耍弄一番,模仿神樂的舞姿。

粉色花瓣落於扇面。他屏息徐徐挪動,扇上櫻花婉然飄轉。父親的弟子們都在談昨日的獻上盛況,他們說,他的兄弟光顯了三条一派。

牛車由皇宮列隊護送離去,當時他拉了血吸的振袖。將來的我也會像小狐那般嗎?

血吸撥過他的額髪,金房紐輕輕搖晃。他的身高才到血吸的腰間,紅黑柄卷就在他目線之處。血吸的刀總是滲流血味,跟三日月的刀絲毫不像。

男人不發一語轉身走了,三日月向牛車再望一眼,然後跟隨在後,小心翼翼...

[小狐三日]殼

.重度OOC。設定爺爺是正在經歷反叛期
.分兩個視點,對石切丸的稱呼也有不同
.後續應該會寫成本子,趕上8月的話。三日月在小狐幫助下得到名與利,浮士德似的故事。

石切丸抓起身邊的劍,從朱梯躍下狂奔時拔刀出鞘,夕陽下的寒光瞬間染了一抹血紅,砍落一刻小狐丸恰巧躲開,煙縷化成的黑狐轉瞬跳出咬住彎刃。

身為禰宜的男人低誦咒術,狠力揮刀將他的黑狐刺穿粉碎。石切丸將銳刃般的視線轉向他,舉袖擋著匍伏在地的青年。

立刻離開這座神社,妖狐。

而他的目光離不開人類孩子,白色狩服在他身上看來適合無比,十足小狐丸一貫熟知的優雅模樣。

告訴我你的名字。他說,末音與嘴角帶著溫柔。

什麼鬼話。難以入耳的忿怒語調將疊...

1 / 15

© Efoist | Powered by LOFTER